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推拿》毕飞宇

2008年第6期

  作品简介 王大夫与小孔勾勒着未来的蓝图;沙复明当上了老板并爱上了一位美丽的推拿师;小马暗恋着“嫂子”;金嫣舍生忘死地投入到一场由虚幻变成现实的爱情……每个人也都有痛苦的理由:王大夫因为经济危机迟迟不能娶小孔;沙复明与另一位老板之间有着错综复杂的恩怨,他的爱情、健康都出现了亏空;金嫣所盼望的婚礼却是男朋友泰来所畏惧的;小马得不到“嫂子”,只好找“小姐”来填补空虚……明明是盲人,可他们却实实在在“看”着。他们关注内心。每个人的经历是那么不同,但因为盲目,所有经历中都有与健全人社会相抵抗的一段,这过程往往是艰难的,他们无法战胜他人的世界,只能战胜自己:沙复明付出健康的代价去获得通往成功之路的门票;都红放弃了本可以令她走红的音乐;小马童年时代就企图自杀;金嫣用各种婚礼的想象来填补空白……用刺穿表面的眼光打量这些失明的内心,看到的莫不是一种坚韧的东西——尊严。他们也关注外部世界。外部世界分成了两种——盲人的和非盲人的。在盲人世界里他们活得自如,爱恨情仇,一样也不少,由于相同的境遇,彼此之间是融洽的,却也世俗,照样有细细碎碎的不痛快;在非盲人的世界里,他们却是怯然的,不自信的。他们依然靠着健全的眼睛来判断、理解与接受世界。
作品评论 评论家李敬泽认为,2008年能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本土小说很有限,尤其是写现实生活的长篇小说,很多作家面对现实生活的题材时总是找不到、进不去。而《推拿》中描述的一群盲人按摩师独特生活,细微而彻底,作者真正体会到了这部分人群的心灵,这是很多人做不到的。这部以很小的切口入手,对盲人独特的生活有透彻、全面的把握。这部小说表现了尊严、爱、责任、欲望等人生的基本问题,所有人看了都会有所触动。
  评论家张莉认为,《推拿》讲述的是一群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尽管盲人生活中遇到了困难和障碍,但他们寻到了自己的明亮。他们爱,他们的爱是那么的令人心动:高大健壮的王大夫温存地体贴着他的爱人,他们看不到彼此的面庞,但他们的身体接触那么频繁,他们的语言那么体贴,他们相爱时的眼泪那么性感。触觉、听觉让恋爱中的人们更敏锐、更浪漫——当生活为他们关闭了一扇窗,他们为自己寻到另一个门。  《推拿》使一群人的生活浮出了 “地表”,这是毕飞宇对当代文学创作的贡献。
   编辑王甜认为,我所以为的,写盲人,写推拿师,一定会落脚在“触摸”上,就像我最初想到的 ——关于手的意象。可毕飞宇不是。他并没有大肆渲染盲人生活上的不便(文中的盲人们生活上的自如,有时我都看得紧张与纳闷了),没有拼命告诉他们的常态与健全人有什么不同——那都是我开始所说的令人羞愧的“健全人的眼光”,他笔下的盲人推拿师,其实和健全人是一样的——仅仅隔着一层玻璃纸。所有故事都是在黑暗中进行,但你感觉不到黑暗,只发现一个普遍存在的社会,这个社会中的人,仅仅是失去视力而已,其他的东西他们一样不缺,不管是好的、坏的、优美的、可恶的、快乐的、狼狈的……有的被放大,有的被缩小。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