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子弹与花》曾明了

2008年第6期

  作品简介 一个现代都市的女子因为母亲的一场畸恋而身遭不幸,从此走上了一条惊心动魄的复仇之路。她在沙漠水利专家的帮助下,进入地处塔克拉玛干腹地的原始村落。她遭遇了一系列的灾难,在大风暴中救助了落难的狼人,后来又被狼群袭击,在紧要关头得到狼人的救援。她与邂逅的狼人困顿山林一年之久,她发现这个处处用生命保护她的狼人,保留着人类早已丧失的珍贵品质……终于他们深深相爱,演绎出动人心魄的爱情传奇。
  作品评论 责任编辑赵兰振认为,作品呈现出浓酽的魔幻色彩,人狼混杂,生死交融,荒诞、奇异、没有逻辑却又合乎情理。作者叙述从容优雅,语言激荡妖媚而丰富,夸张和虚实交错的艺术笔触自由的网络人事编织情节,让触目惊心的现实和迷离恍惚的幻觉交融一体。
  评论家郝雨认为,小说《子弹与花》在其内涵上主要是立足对人性的审视,力图探寻人性最深层的奥秘。人类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不断提高着人们的物质生产和生活水平,然而财富的无限丰足不仅并不能满足人们日益膨胀的欲望,而且种种欲望又更加速着人性的堕落。比如小说中的画家,残暴地伤害女主人公和她的母亲,几乎被小说用来作为人性恶的典型,而小说的主要矛盾冲突也以此展开。还有小林、小雅等人,他们在现代文明条件下本应纯洁的灵魂却被强烈的物欲所污染,自私、堕落和疯狂使得他们越来越背离人性最原初的善良和淳朴。小说之所以把故事的主要场景设置在远离尘世喧嚣而荒蛮的大沙漠中,而且另一个主人公竟是从小在狼群长大的狼人,其意图正是为了对照和反映出现代文明中人性的缺失。女主人公也正是通过对狼人这样一个完全没有受到现代社会物质欲望熏染的特殊人物,看到了人性原本的真挚和朴质。并且在这样的一种非常意外的环境中,小说写她“明白了人为什么会贪婪,会疯狂,会为一点点私利和欲望去做伤天害理的事……”作者这样的取舍和对比,实在应该引起人们更多的反思。
  书评人张晴认为,在文坛,曾明了被称为实力派作家,她的创作,在长时间的磨砺中已变得游刃有余。在她的笔锋下,竟然轻易的就将我们熟悉已久的牧羊犬的既定形象击得粉碎。曾明了从小失去了她最爱的人——父亲,孤独,就从此驻留在她的心灵深处;在沧茫的戈壁滩长达八年的知青生涯,让她体验了生命中最难以言状的几乎与世隔绝的孤独;失败的婚姻,带给她的孤独不言而语;一个小女人,要生存、要租房、要扶养儿子,仅仅活着,就足已让她饱尝生存的孤独;平日里无论做什么事情,她都喜欢独来独往,不善交际,时间久了,这种独处的习惯,就变成了一种具体化的孤独;而作为一个创造艺术的作家,在精神上,她依然执著地坚守着灵魂深处的孤独。可以说,从里至外,身前左右,她都与孤独进行着亲密接触。也正因这许许多多无尽的孤独,曾明了才沉静在她自己的艺术世界里,不媚俗,不追求另类,不在泡沫文学中沸腾、躁动。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