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和我们的女儿谈话》王朔

2008年第6期

  作品简介 风烛残年的北京老王,时隔三十多年后终于敞开心扉,向逝去多年的挚友方言的女儿咪咪方说出了她父亲生死的谜底,小说随着老王言不由衷、躲躲闪闪、矢口否认、百般诡辩而渐渐进入到隐秘的深处,由此揭开了一个人痛苦的内心生活和全部人生滋味。小说从一个人的生死之迷开始叙述,展开了一个探寻的主题。围绕着“沮丧、自杀、崩溃、死亡、宗教、灵魂”等关键词,追求生命的意义、情感的价值,具有复杂生活的质感和碰触人心的温度。王朔似乎在回应两千年前屈原那绵绵不绝的《天问》,用一个人的生与死,演绎了生活与人生、死亡和不朽的大命题。王朔把这部小说看作《致女儿书》的续篇,即《致女儿书》内容的小说版本。他说:“《和我们的女儿谈话》乃是写给现实中失意的人们,最好是结过两次以上婚的。只有经历过生老病死之痛而对人生有所思考的读者,才会产生共鸣。”与只写了两节的《致女儿书》一样,《和我们的女儿谈话》也是一部未完作品,只完成了小说的第一部分。
  作品评论 书评人谢洋认为,这是王朔的第一次“真人秀”。从王氏家族的血脉渊源、历史遗传以及自我成长经历,王朔用他时而感性、时而调侃反讽的北京话水银泻地般道来。可贵的是,书中多处还有王朔对自己不留情面的剖析。字里行间,透出王朔对生命敏锐而独特的体验,一个人时面临的孤独与脆弱以及一个父亲因对女儿的成长不在场而产生的深深自责与忏悔。即便是带着创作野心而作,也因不经意流露出的真诚变得动人。书中所述大致有三,一部分是王朔和父母、女儿间的过往经历;一部分是他观察周遭世界的思索和经验谈;还有一部分是梦呓般难懂的意识流文字,换句话说就是想到哪写到哪。王朔就是试图“用自由的心态和方式来穷尽生活”。
  读者海鸥的故事认为,《和我们的女儿谈话》怀着对人类的巨大温情,怀着对人的局限性、人的宿命的巨大悲悯,对生和死做了新的了断,进行了他寓言般的宣告。作者神游八荒,心骛极仞,任意穿越异度时空、生死两界,恣情洒意地成就了这部集超验、前意识、梦境、回忆、妄想等极致经验和诡异笔法于一体的小说,其巨大的心理空间和复杂意识内容令人叹为观止。人中之最卑贱者,痛苦中之最痛苦者,孤独中之最孤独者,羞愧中之最羞愧者——一个甘愿下地狱的人,一个把灵魂交付出去的人,一个承担苦难和羞耻的人,一个自觉罪责与不幸的人。方言和老王,这个人的两面,怀着巨大的痛苦和快乐言说。在恣意的言说中,人的存在及价值被无情击碎,又从荒芜中重新矗立。几度颓丧又几番振起,生命顿然失色然复又绚烂万丈,魑魅魍魉人间,一书功成万骨枯。
  读者 skyheart认为,虽然是谈话,其实还是一个人的独角戏。所有的对话都是王朔自己的口吻——一如既往的贫。只不过以往的小说中这种贫还多由人物扮演,这一回作者则彻底撕掉了面具,赤膊上阵,肆意发泄了一回。以对话的形式结构小说,表面上标新立异,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它固然使作者获得了自由发泄、免去结构、情节设计之苦,却在省力的同时,也损害了叙事动力。当一个长篇小说中没有故事、没有情节、没有结构、没有描写、只有对话时,即使是满纸幽默的相声也难以吸引读者一直津津有味地看下去。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