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家族荣誉》南豫见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4年第4期

家族荣誉

家族荣誉

《家族荣誉》 南豫见 著 河南文艺出版社

  上世纪五十年代,社会风云剧变。英雄团长茅白杨和妻子太阳花被下放到老阳坡。为了活下去,太阳花不得不屈从土皇帝马棍子。遭受非人待遇的茅白杨,阴差阳错地与三个女人发生私情,有了二子一女。经过九死一生,茅家返回政坛,他们对往事选择遗忘。而接受了“只为自己负责”观念的孩子们,却在错综复杂的关系中,上演一幕幕乱伦、诈骗、弑母的人间悲剧。太阳花最终在争夺利益的阴谋中死于非命。最后真相大白时,茅家子女的精神也得以涅槃重生。

  作家韶华说:走进老阳坡,如同登上古拉格群岛。当年劳改营的生存方式、生活状态、世故人情、一草一木,历经岁月淘洗后,再现历史本色,原汁原味,读来震撼人心,容不得遗忘、漠视、麻木、遮蔽与篡改。作品快刀斩乱麻,从历史深处切入,不仅为民族保存记忆,重要的是旨在浓墨重彩描绘当代,对时下或明或暗、或黑或白的复杂人性,刨根问底,找到了历史的依据与出处。作品因之接了地气,有了底气。作家李佩甫说:南豫见的《家族荣誉》是审丑的,写实主义的审丑,由此也把特定时期的荒诞推向了极致。但我以为,他的基点还是“善”的,是“明亮”的。即使他把旧日时光撕烂给人看的同时,他内心的道德感,他心灵深处的标尺,仍还是存在的。他文字中的评判标准非常之明晰。这又像是一次呼唤和警示。他呼唤的是人间的正气与生活的勇气、骨气。他要告诉人们,人一旦丧失了底线与善的标尺,是多么的可怕。他呼唤的是纯净的空气与美好的生活,以及有蓝天、白云、青草依依的时光。正因为有了以真、善、美为底的心态,他才对假、恶、丑有如此的揭示与批驳。评论家王剑说:《家族荣誉》无疑是见证的文学。在《家族荣誉》中,南豫见实现了对“旧伤痕”和“新伤痕”作品的再度超越。他把反思的矛头对准了右派们自身,从深层次上挖掘出了人性的本质,凸显出人性的复杂与背叛,使小说具有了一种冷峻的思想因素与行为准则,已无可阻挡地从过去走来,对我们的现实生活发生着重要影响。这样的宣示,是振聋发聩的,带有前瞻性和危机感。它已经超出了小说的文本价值,具有了社会学和人类学的意义。

引用地址: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