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烟囱里飘出的牛奶》刘跃利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3年第4期

烟囱里飘出的牛奶

烟囱里飘出的牛奶

《烟囱里飘出的牛奶》 刘跃利 著 中国青年出版社

作品简介:小说以12岁男孩祥子的视角,讲述了1931年阴历九月末开始发生在哈尔滨的故事。这一年,犹太人罗拉贝尔一家搬到了祥子家居住的“国际大院”,这个大院里住着祥子一家、汪婶一家、俄罗斯人伊万、日本人中村一家等,他们之间充满了错综复杂的纠葛;萧红、金剑啸、哈尔滨保卫战、马迭尔绑架案、暗杀斯大林等历史人物、历史事件也穿插其中。战事暴发后,中村的特务身份暴露出来,大院居民的生计也日渐窘迫艰辛。多年后,祥子和苍老的中村相见,此时世事变迁已泯灭了尘封的恩仇。

作品评论:评论家李琪说,在中外国家民族艺术的不同展现与诗意解剖下面,作者应当隐伏着一个严肃的动机,一个颇有乌托邦色彩的理想,即寄希望于通过东西方生活习俗和观念、艺术和文化的相遇、摩擦、碰撞,演奏出和而不同的交响乐,实现文化的融合。从小说思想内涵来看,作者尝试实现贝多芬的音乐理想:“通过苦难,走向欢乐;通过斗争,走向胜利。”他通过小人物亦悲亦喜的命运来肯定人性中至善至美的一面:罗拉贝尔一家对艺术的热爱,使祥子受到感染,爱上音乐;罗拉贝尔一家对尊严的坚守,使祥子受到感染,人性中美好的层面得到张扬和提升;同样,祥子妈对罗拉贝尔一家大小的爱护,体现出中国老百姓对外来文化的包容和接受,祥子妈对金娜的利用和“声讨”,反映出中国老百姓的生存智慧和对外来暴政的间接反抗;小说尾声部分将一种乌托邦理想付诸文字:中村的长跪,丽塔和伊万孙子的回归,祥子的平静祥和……从小说的艺术魅力而言,作者尝试借恶人和善人都热爱的音乐,抒发每一个生命个体对艺术美的向往;作者尝试通过音乐,使得不同国度,不同种族的人们之间,实现沟通,在产生欢愉的同时,能够进一步唤起人的崇高品质与精神。作家申志远说,小说读起来是平稳的、松弛的,作者的叙述是从容流畅的,有一种纪实感和散文化风格。在语言的运用上:小说读起来让人感到亲切,没有卖弄和做作。甚至不用多少词表述,更多的是口语化的叙述方式,比如“就这么的”、“就那么的”,和我们平时说话一样的语气作为叙述推进。小说作者曾经谈到,汉语的口语是非常美的,书面化或过于文字化的表述是很俗很俗的东西,所以尽量不用过于“小说化”的描述。在语感的表述方面:表面看似简单,随着叙述的进入故事越来越复杂,谜团越来越多。读完才让人感到它是一个复杂的叙述体系,讲述了一个复杂的故事。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