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十七年表》曹寇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3年第4期

十七年表

十七年表

《十七年表》 曹寇 著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作品简介:小说叙述了一个平庸青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至新世纪初的成长历程,主人公李锋1990年参加小升初考试,继而读初中,中师,分配回原来就读的中学任教,至2006年农村老家拆迁。这十六七年间,李锋从一个白衣飘飘成绩不错的少年长成了一个沉默寡言,平平庸庸的单身汉,在经历了若干次失败的恋爱之后,李锋的人生跌入了低谷。

作品评论:编辑胡青松说,《十七年表》仍然像曹寇以往那些好小说一样,把注意力放在乡镇之间,在田野和双层楼房之间,在鸡狗之间。他们和李锋一样在乡镇之间游荡,并最终被打回葫芦乡,成为公务员、黑社会、护士等。和李锋不一样的是,由于混得还不错,他们都安于自己的生活。而李锋始终对于所谓的未来还隐约存在些想法,但由于性格和别的,他往往无力去实现这些东西。这样一来,对未来的期望反倒对他形成了一种折磨。作为一部记录当代中国青年青春史的小说,它并非依托情节起伏,亦有别于我们惯常理解中的“青春小说”。故事里依然是鸡零狗碎的生活琐事,依然是曹寇不厌其烦讲述的无聊的故事,显示出现实生活的彻底的无聊与荒诞,但也显示出乡村生活在拙劣俗气的外表下掩盖的生机勃勃的欲望。这便是评论家陈晓明为曹寇量身命名的“无聊现实主义”。把生活打碎,看着生活如何质变。曹寇努力将这种无所事事转化为陌生人的阅读冒险。读者仁兄说,《十七年表》中的少年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乡村少年,他有些敏感,学习一直还很好,在家几乎不用忙农活,好学生,有时自信,大部分时间很自卑,处理不好很多事情,尤其是爱情。在乡村算是知识分子,在城市上学,从初中时在学校里生活,与农村的生活有排斥。《十七年表》老老实实地讲故事,老老实实地叙述。曹寇做到了这一点,没有废话,和我们琐碎地生活一样,这些人物和事件都琐碎地堆在一起。细节让他们轻松而又有趣的粘在一起。读者郭路也说,小说在结尾部分展现了它的悲剧力量。在描写主人公与小学同学的情感生活的直白简洁的文字里,有一种近似于王小波《黄金时代》营造的朴素而无畏的情感境界,这是让人肃然起敬的文字,它是通过描写夜间喝水和已婚妇女肚皮上的皱纹做到的。当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外表下拥有着纯洁情感的人变成了牌桌上因输牌而痉挛的人时,你能体会到强烈的悲剧感。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