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东岸纪事》夏商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3年第4期

东岸纪事

东岸纪事

《东岸纪事》 夏商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作品简介:小说讲述了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末发生于上海浦东的一系列情仇往事,以老浦东为背景,刻画了乔乔、乔乔男友崴崴、崴崴母亲刀美香等一系列市井人物。乔乔是一个从乡村考出来的女大学生,因为未婚先孕遭开除,被人鄙视和疏远,于是破罐子破摔,成了乡村里一个肮脏男人的姘头,之后,她嫁了一个窝囊的男人马卫东,离婚后,她傍上了当地的混世魔王崴崴,后被抛弃,又和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小开一起生活。乔乔从一个迷人的满怀理想的女性,日渐成为一个粗俗的而又豁达宽容的市井女人,和那些携带着各自历史的小人物共同记录了浦东的一个历史片段。

作品评论:学者杨扬说,《东岸纪事》对当下生活不是批判,而是焦虑,有时还混杂着淡淡的感伤。作者已经不像文学实验期那样对现实充满愤怒和谴责,而是变得宽容而抒情。作品徐徐展开的是一段一段委婉的故事,倾诉的冲动有时会突破叙事的常规,喷涌而出。《东岸纪事》有许许多多生动的场面描写,这些乡土风情在夏商笔下显得那么的强有力,那么的生气勃勃,放在上海都市文学的长廊中观赏,真是别开生面。夏商的这一文学表达,让我注意到对上海的文学的理解应该更深入,以往总是在城市——乡村、现代——传统这样的二元格局中把握城市文学,但当代中国城乡一体化的结构方式,在文学上似乎很少有一种积极的对应。文学上的中国城市想象,常常被锁定在底层文学和消费文化的风花雪月之间,那些接地气,有中国特色的城乡一体化的文学叙事,理论上可以描述,但小说创作中成功的案例实在不多。夏商尝试用《东岸纪事》这样的表现方式来抒写,的确值得人们认真关注。评论家陈思和说,夏商的《东岸纪事》开辟了一个新的上海书写的空间,它不是十里洋场的靡靡之音;也不是革命想象中的虚幻经验;更不是为飞跃中的上海增添魔幻魅影,它第一次书写了当代上海的民间社会是如何在大时代发展中慢慢地蜕变,以致消融于时代巨轮的阴影之中。小说里刻画的人物,像崴崴、乔乔、大光明、小开,都像是从土地深处长出来一样,他们的生活毕现于我们的昨天,启示着我们的今天和未来。作家葛红兵说,我们看中国画,就知道中国画不用焦点透视,而是散点透视,散点透视的好处是能把生活的角角落落都呈现出来,比如,《清明上河图》,它是真能称为时代画卷的。夏商的这部小说,就是这样,他是写风俗长卷,小说展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末,上海浦东开发之前的一系列人和事,人每每是工笔,物每每是工笔,事每一件都是工笔,但是,总体上,这个小说没有只是写人和事,而是让自己成了浦东的改革前传——它写了当时的浦东的整体风情,这个前传不是人和事的前传,而是浦东风俗的前传,浦东精神的前传,是大写意的,乔乔、崴崴、刀美香等一组组市井群像式的人物,让我们看见了浦东的地方志。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