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繁花》金宇澄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3年第4期

繁花

繁花

《繁花》 金宇澄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作品简介:小说交替叙述了文革时期上海街道里弄底层社会的生活世象,以及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新世纪初的市井风俗、声色犬马。书中描绘了上海男人阿宝、沪生、小毛、陶陶,和形形色色的女人如蓓蒂、姝华、婉淑、梅瑞、汪小姐、李李等人的成长历程和活色生香的生活片断。

作品评论:
评论家王纪人说,在金宇澄以前,已经有不少作家用吴语或沪语来写作。但当代作家受制于普通话的强势,即使用到上海话,多半也只是在人物对话中用用,至于叙述人的语言,一般还是用普通话。金宇澄的《繁花》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当他使用上海话来写作时,没有太多的顾忌或条条框框,人物的对话几乎充斥整个小说文本。任何非常口语化的方言,与文绉绉的书面语言毕竟有着雅俗之别,上海方言也绝不例外。在很多场合下,它是更适合于表现市井生活的。三教九流,芸芸众生,都市的风物人情,少男少女的成长或沉沦,时代的沧桑变化,都市的林林总总、琐琐碎碎,在《繁花》里无不跃然纸上。这些又通过上海闲话娓娓道来,就构成了独创的“繁花体”。它仿佛一个巨大无比的万花筒,更如一幅浩浩荡荡的浮世绘。笔调是冷峻的,又带着冷幽默。作者熟知这繁华喧闹里的空虚和无聊,而这恰恰是芸芸众生的人生之旅。评论家何平说,《繁花》是一部有着自己腔调和言说印记的,发现并肯定日常经验和平凡物事“诗意”,而不仅仅是“史意”的小说,就像浦安迪所言:“小说本质上是对日常通识的重建,将小说的叙事焦点及叙事步调缩小为日常经验的参量……小说从平凡物事中辨识出非凡畸异的品质,开辟了一条重新认识日常经验世界细节的新路。”也正是在这里,《繁花》同1990年代以来号称写邮票大的地方的“小历史”的小说书写区分开来。《繁花》是沪上小说奇观,就像小说本身发微着的“日常”奇观。评论家张屏瑾说,作者让两个时代一同登场,让这部小说从结构上多少带上了一点现代派的格局,而实际上,这两个年代的确给人复杂的时序感,90年代是80年代的结果,正如60年代是50年代的结果,两种不一样的社会逻辑,播撒下两种截然不同、然而又都获得了各自的具体性的城市生活,对照一遍可谓别开生面。这篇小说虽然与成长主题有关,却并不是一部成长小说,与其说几个人物遵循经典成长小说的线索,即人在不断从生存环境中汲取、积累经验的过程中,克服自然与社会的重重障碍而长大,毋宁说,他们是在不停地将自身已经获得的东西放逐、掩埋和清理掉,从而重获自我,他们以消解自己的方式来确定自家已经重新获得了生存机遇,这是一代中国人特殊的“逆生长”现象。这些男男女女们因此特别发浑作怪,空无和秩序在他们看起来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不管怎样,他们摆脱了成长小说的套路,拒绝扮演英雄,而被日常生活卡在城市的筋络与毛孔里,变成无法为任何一种观念超度的人。对这一点有所体悟之后,我再次阅读《繁花》的90年代故事,感到一种挽歌式的悲凉。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