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日夜书》韩少功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3年第4期

日夜书

日夜书

《日夜书》 韩少功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作品简介:小说以白马湖茶场的知青生活为背景,以知青陶小布的视角,讲述了大甲、马涛、郭又军、贺疤子、陆学文等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经历及其在新时代的遭遇和思想危机。永远糊里糊涂的艺术青年大甲,成了轰动一时的前卫艺术家;知青队长郭又军在都市环境的压抑下,上吊自杀;知青的“思想领袖”马涛由坚持真理蜕变成走向名利场,给女儿留下了巨大阴影;技术奇才贺疤子最终却戴上了镣铐;位居副厅职位的陆学文平庸无为,却因懂人事而游刃有余,陶小布想查他面临重重压力,无奈以辞职来解脱自己。小说以群像的记录展示了一代人的命运轨迹。

作品评论:评论家李云雷说,韩少功并非将目光局限于“知青生活”,而是在四十余年的宏大视野中,描述知青在时间中的流变与命运的波折。小说所写的这个时期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变化最为剧烈的时期之一,从“文革”到“新时期”,到90年代,再到新世纪,中国仿佛处于一股激流之中,社会结构与精神氛围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知青们置身于这一剧烈的变化之中,他们怎样走向了各不相同的人生,他们的内心世界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在这部小说中,韩少功通过知青的人生历程,为我们呈现出了这一代人的精神面貌及其在历史中的变化。小说在叙述方式上虽然回归“传统”,但并不注重故事,而是以五六个主要人物为中心,以“列传”的方式描述这些“典型人物”各自的命运与生活故事,他们的命运也并非是独立的,而是相互交织,在时代大潮中沉浮与漂移。在这部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韩少功厚重的“历史感”,正是对时间变化的敏感,让他可以站在今日的视角重新审视知青一代的命运,或许这也是此书命名为“日夜书”的原因。评论家王雪瑛说,韩少功的知青写作经历过“伤痕”与“反思”等阶段,但他与意识形态化的知青叙述拉开了越来越远的距离。《日夜书》中写到了苦难,但是更多的时候,他是写乡村生活的经历和见闻。这一群知青在离开乡村回到城市之后,他们就摆脱了苦难吗?现实中每个人都有难以逃离的轨迹,对于这一代知青来说,这种局限和束缚,不管是现实的还是心灵的,物质的还是精神的,始终是他们要寻求突围之路的原因。《日夜书》的整体结构看似散漫无疆,没有贯穿的冲突和情节。但如果仔细去读,就会发现有一种含蓄的照应和结构蕴含在小说里边。小说从吃写起,从吃写到了欲望,写到了信赖,再写到思想,讲马涛带领“我”和其他的知青怎样读书,怎样思考,怎么对现实进行批判。从思想的高点往下走,又回到了身体,这也是一种内在的结构。记者夏琦说,《日夜书》中有随处可见的二元对立。知青生活本身便存在尖锐的对立;过着质朴生活的农民和文化程度高的知青间固有矛盾本是重要的时代特征。在几十年中一次次用文字梳理审视这段生活后,韩少功将对立看得明澈,时间沉淀了郁闷,年少时不为乡人理解的隔阂在老而弥坚的笔下都化作了一个个透亮而欢乐的段子,更随着时间的延展而升华。回忆与现实也是互为彼岸的二元存在,昔日对未来的美好想象是一种彼岸,当物质追求都成为现实并转瞬被抛在身后,大地上流汗流血的青春记忆反成了发渐如雪时回不去的彼岸。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