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粉川》朱晓平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5期

《粉川》 朱晓平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作品简介:乡村异人白三怪与小戏子榴红相恋之际,榴红被马飞雄抢走,又被隗守堂占有。白三怪做了私盐脚夫。军阀火并时,白三怪被拉夫驮运财宝。突围中,马飞雄害死姐夫隗守堂。白三怪丢弃兄弟,赶牲口逃脱,被打成废人,却得了一笔巨大财产,并与寡嫂建立起怪异的夫妻关系。马飞雄榴红组成家庭,投靠川军于成宽部。于部军官韩玉顺狂热追求榴红。马飞雄往陕西寻宝不获,反被大火烧伤成怪物,回川藏匿于寺庙。偶然机会,马飞雄发现韩玉顺和于成宽对榴红各有所图,于是发生三虎恶斗。在银碗儿腔《花丘吟》二合调的优美曲调声中,榴红亲手毒死了恩爱男人马飞雄。

  作品评论:作家乔萨说:《粉川》是一部集趣味、文化、知识和思想的经典小说。书中的故事引人入胜,书里的人物个个张扬精彩,书里的风情斑斓璀璨,浓烈得醉人、醉心、醉情,足以见证晓平深厚的功底和高超的技艺。小说创作是一件十分严谨、辛苦、费心、劳神的力气活,没有投机取巧的捷径,更没有异想天开的收获。只有艰辛的耕耘,才能赢得辉煌的成功。从《桑树坪纪事》到《粉川》中间间隔了竟是将近二十年的光阴,几近一个作家一生四分之一的生命历程。《粉川》就是最好的证明。评论家木弓说:朱晓平显然很成功地掌握了影视作品叙事的技巧规律,并终于能使《粉川》具备探索品格时还不损伤可读性。整部小说句式力求短简,节奏讲究明快,从而快速推进着叙事的速度。按理说,现代小说才有这样的推进力,可他却偏偏用这样的叙事速度去完成民俗小说的构建。所以,你觉得全是传统小说又颇有现代性,你觉得是现代小说,又明明透露着传统文化的信息。他的小说不是往深里走,而是往“浅”里走,把小说要承担的主题内涵化作信息以及意味浮到叙事表层上来,变成可感受的可品味的东西,以达到所谓“物”的效果。的确,我们在读《粉川》时,会觉得作家是在写一个纯粹的故事,我们可以忘掉主题表达而直接品味地域文化风情,直接感受人物的性格,直接欣赏故事的魅力。学者解玺璋说:朱晓平的《桑树坪纪事》我们或许还有印象,《粉川》是他停笔20年后的小说新作,是《苍白》三部曲的第一部。苍劲有力的语言、出奇制胜的叙事、浓郁的人文气息和浓厚的地域文化色彩,给小说增添了许多富于想像的魅力。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