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好人难做》红柯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5期

《好人难做》 红柯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作品简介:小说刻画了一群生活在陕西县城中的知识分子。马奋棋是一个扎根民间的文化工作者,一次偶然机会听了一场关于民间文学的学术报告,于是对民间文学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兴趣。他不顾经济的困窘,不分昼夜收集整理民间故事集,一经出版就引起不小的轰动,从此声名远扬。成名后,马奋棋被名利腐蚀。薛道成置身高校,满腔的热情和出众的天分使他很早就获得了丰硕的学术成果和坚固的学术地位。当他试图在学术领域进一步施展时,集团化、市侩化、厚黑化的学术体制与学术氛围使他陷入迷惘,在难得糊涂与潜心学术之间左右为难。挣扎过后,薛道成选择了“难得糊涂”,学术成了他聊以自慰的精神药品。王岐山是马奋棋民间故事的秦腔改编者,自幼反叛的他,渐渐意识到,自己曾坚持与之割裂的软弱良善的父亲,才是他的灵感和激情之源。

  作品评论:评论家李敬泽说:好人难做,好人也难写。当红柯探索好人时,他面对着这个时代最为夹缠纠结的精神疑难。那些“好人”,他们是谁?他们是俗世中的俗人吗?他们对应着文化和精神记忆中的“士”吗?这种对应关系是否成立?我们是否真的相信往圣先贤曾经为我们定义了何为善好?如若相信,我们又如何在泥泞莽原上找到通向善好的路?现世艰难。善好的人生需要信,也需要极具想象力的行动。这部小说,是“虚无飘渺信难求”,也是“吾将上下而求索”。评论家白烨说:一个个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一抹抹浓墨重彩的风土人情,给人们徐徐展开了在关中平原的偌大舞台上演出的充满秦韵与秦味的人生大戏。虽然角色都是小人物,戏份也是折子戏,但由此折射出来的却是生活的黑与白,人性的邪与正的大主题,以及时俗的喜与忧,世情的风与雨的大趋势。红柯向以道劲而清奇的浪漫风格赢人。此次一改旧惯从容不迫地直面现实俗世,而且寓雄浑于自然,寄豪放于劲健,表现出他的小说写作的另一可能与艺术造诣的别一所长,这一尝试既是成功的,也是让人意外的,因而令人特别地惊异,格外地欣喜。评论家季亚娅说:“凉女婿”并非尽是痴傻,也指向某种淳厚、仁义、良善的民间道德传统,这就是在小说中一再出现的“好人”一词。在马奋棋的往事追忆部分,作者耍了个小小的套盒式的花招,嵌入三篇作者的短篇旧作,但这并不能简单视为小说叙事的机巧或者情节内容的补叙,却更像是进入小说的另一个途径,即它们或多或少构成了这篇小说的互文本空间。这些拼图式的往事与马奋棋女儿的故事相比,结构相似而叙事笔调一悲一喜,最后一个短篇更有着与此小说相似的名字“好人难寻”,暗示着作者对于现时代的价值取向。但小说仍然并非仅是这句感慨的放大与延伸,或何谓好人的简单伦理判断,而有着远为复杂的意蕴。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