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南京安魂曲》哈金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5期

《南京安魂曲》 哈金 著 江苏文艺出版社

  作品简介:1937年12月,日军攻破南京城墙之后,美国女传教士明妮·魏特林在金陵女子学院开设难民营,收容了数以万计的中国妇女和儿童,她用一个基督徒的慈悲心肠来保护落难的中国人。在战争的极端环境里,日军不讲任何法则,连进入中立区的妇女和儿童也不放过。21个女孩被日军安上“妓女”的身份、从金陵学院强行拖走,明妮的信仰和精神经受着考验。明妮和她的中国助手高安玲都相信“上帝的精神是体现在人类中间的”。战争爆发时高安玲的儿子在日本读医学院,被日本当局征召到中国战地医院服务,他总是尽量帮助中国人,但被中国的锄奸队暗杀,高安玲也不敢与日本的儿媳相认。明妮回到美国后,因为自己未能保护那21个被带走的女孩而深感罪孽,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明妮精神崩溃,通过自杀的方式让自己获得解脱和救赎。

  作品评论:评论家施战军说:在成年女人安玲的记述语调里,言语善良率真,格调上显出智商情商正常,有时候也耐心有限,恨爱之理分明。使得小说既纳大衷曲,也容小心事,决不拿腔作调,也不刻意隐藏判断和分析。人走到哪儿,心思就跟到哪儿。语感也就自然地有性格,可理喻。这对小说家来说似乎太容易了,可是面对文坛现状,君不见失真拼接纸上胡来的作者还少吗?小说的节奏由紧张开始,一步步按时间顺序似有舒张,群体中一个个人的遭遇开始逐渐递进为主人公的故事,讲述者的心情决定语感的面貌,家事催迫的来临,小说的语感也就增添了人间常情的感染力,读来越发具有同心关切的愿望。作家阎连科说:一方面,是博爱的巨大,另一方面,是爱的局限;一方面是宗教的光明与神圣,另一方面是凡人尘世在世俗中的黑暗与人性的弱点。这样局限中的矛盾、光明中的黑暗和寒冷中人性炉火的映照,成为《南京安魂曲》悲悯、博爱思想靠岸的码头,从而让小说中“感谢上帝,这里还没有一个中国人敢杀日本兵”这样令人揪心、悲痛的描述。也正是这样的描述,才使得《南京安魂曲》摆脱了故事传奇的束缚,而成为了一部有着巨大的悲情、博爱和超越着故事、历史、事件、人物的文学意义。《南京安魂曲》是写给那些懂得爱和渴求爱的人,而不是写给那些渴求故事传奇的读者们。这是证明着作家的灵魂有多么温暖的作品,同时,也在证明着,在递向伟大的写作中,技巧、技术和语言的花哨,并不一定比一颗质朴的心灵更重要。作家余华说:我想,哈金在写作《南京安魂曲》时,可能一直沉溺在记忆的隐隐作痛里。他的叙述是如此的平静,平静得让人没有注意到叙述的存在,可是带给读者的阅读冲击却是如此强烈。我相信这些强烈的冲击将会在时间的长河里逐渐风平浪静,读者在此后的岁月里回味《南京安魂曲》时,就会与作者一起感受记忆的隐隐作痛。这正是哈金想要表达的,让我们面对历史的创伤,在追思和慰灵的小路上无声地行走。在这个意义上说,哈金写下了他自己的安魂曲,也写下了我们共同的安魂曲。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