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牛鬼蛇神》马原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5期

《牛鬼蛇神》 马原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作品简介:十三岁的东北少年大元和十七岁的海南少年李德胜因为大串联在北京相遇相知,从此,两人被命运纠缠在一起。分别后他们一直保持通信联系,十几年后,二人在海南重逢。此时的他们都经历过截然不同的人生磨难,大元四处漂泊,成了记者,李德胜坚守海南深山,承受着命运的苦难,成为一名普通工人。工作、家庭经历了一系列变故后的大元被查出了肿瘤,阴差阳错中,他与退伍运动员李小花相识、结婚,而李小花正是李德胜的女儿,李德胜成了大元的岳父,两个男人四十余年的友谊与命运获得了一种深层的诠释。幸运的是,大元身上并没有查到癌细胞,他也学会了从容与坦然地面对变故和死亡,在和家人的日常生活中体验着生命的宁静。

  作品评论:学者徐妍说:小说真正的主题是人、鬼、神之间的纠缠,以此追问“人是谁”。不过,马原此番并非要做哲学思考,而是要回到常识。这样,小说中出现的“宇宙”、“人”、“神”、“鬼”、“自然”、“植物”等语词,与哲学没有关联,而源自生命体验,只是,在社会生活发生了剧变之时,马原却还停留在原地。这一点,既值得尊敬,也构成遗憾。因为即便忠实于生命体验的真切表达,也需要与这个时代相对接的小说观念和知识结构。不过,更新了小说观念和知识结构也未必就保有创造力。这样说来,创造力的衰颓,不是马原自身的问题。在这个瞬息万变却又让人万念俱灰的复制时代,有谁,还是拥有创造力的“幸存者”?评论家何英说:马原并不想跟读者签下真实性之约,《牛鬼蛇神》并不意在亦步亦趋地模仿现实,那种现实主义的小说显然跟马原的旨趣背道而驰。更多时候,马原只是想让人惊奇、让人着迷,而他语言的幽默追求,也在消解死板和正经,发现生活中好玩的事物。它们是游戏性的,它们娱乐,但并不排除严肃,将严肃的问题跟好玩的形式结合起来,小说在当代是不是还有这种可能?读者朱俐安说:比起二十年前对于圈套和结构技术的孜孜以求,归来的马原,在内容安排上,随心所欲地表现出不逊于以往的创造性想象;在表达上,表现出了更宽泛更广大的宇宙视角,像他在小崔的采访中所做的比喻,北斗七星各自存在,但我们可以把它们看成一个组成部分一样,马原在《牛鬼蛇神》的情节部分,贯穿了两个男人四十年的友谊,其开头语言的精纯令人叹为观止。同时,又穿插了他作为作者的特权。对于读者,比读传统小说有了更多可能和选择。这种不是情节中人物的穿越而是作者思想的写实是否对于小说来说是另一种时尚?对于冒险的作者,他要冒干瘪的议论不被人乐见的风险,而马原偏执流畅的臆想加写实的议论,却丰富了作为小说的虚构性。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