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隐身衣》格非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5期

《隐身衣》 格非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作品简介:崔师傅是一个贩卖和安装高级音响的个体商户,热爱古典音乐。因为妻子玉芬红杏出墙,二人离婚,崔师傅把房子留给了妻子,借姐姐的房子住。不想姐姐收回了房子,至交好友也不肯帮忙,崔师傅落得个居无定所。古典音乐成了他的精神家园。一天,崔师傅接到一笔订单,为富翁丁采臣打造一套顶级音响。丁采臣意外自杀,崔师傅结识了别墅里被幽闭残害的毁容女,他们一起生活,还生了女儿。崔师傅始终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也没有见过她毁容以前的真容。他对美貌的玉芬一直不能忘情,甚至直接以“玉芬”称呼毁容女,对方也没有异议。而丁采臣承诺的高额音响安装费,也在他死后悉数打到崔师傅账上。

  作品评论:诗人欧阳江河说:小说最狠的一笔,出现在丁采臣女人的脸上,那是一张被钢刀深深刻过的脸,留下横七竖八的永久刻痕。美本身被丑陋留了下来。就像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就像我们伤痕累累的内心,就像现状和时间之缩略。每天睡在我们身边的,我们与之一起生活的,就是这样一个“美就是丑”的被重度损毁的镜像。我们对世界、对生命真相的凝视,到这张结痂的女人面容为止,再往深处看就是血淋淋的东西了。格非下笔没那么狠,他仁慈地在小说结尾处告诉那个总是夸夸其谈的教授,也算告诉我们大家:要是不凡事刨根问底,生活不还是挺美好的吗?评论家徐刚说:社会呈现出“形”与“实”的分裂。这是理想主义坍塌的征兆。音乐爱好者们多年的启蒙,培养出牟其善这个“教父级人物”。于他而言,古典音乐或许只是一件外衣,用以掩饰他内心的空虚和庸俗。此所谓“隐身衣”。那些曾经的纯粹爱好者们,曾经的“隐身人”,他们亦是启蒙庸众的知识精英,他们苟活至今,在这理想溃散的时代,却悲剧般地沦为“制作胆机”,满足有钱人虚荣梦想的“服务者”。小说的真相在于,“隐身人”并不存在,可以“隐身”的其实只是一件可悲的衣服。就此归根结底,小说通过“隐身衣”探讨这个精神溃散的社会“形”与“实”分裂的本质。评论家张慧瑜说:网友认为毁容女就是玉芬,她雇了丁采臣帮她实施计划,目的就是与主人公重归于好。“一切一切只是一个女人的阴谋!”很显然,网友用“腹黑文”把《隐身人》改写为“一个女人的阴谋”,而“我”不过是一个被算计“棋子”。暂且不管严肃小说与网络文学之间的区别,如果说《隐身人》是一个谜面,那么“腹黑”版很像一个谜底。如果说“腹黑版”是一种《隐身衣》的通俗版本,那么相比原版的“纯文学”写作,“腹黑版”要更为切近当下青年人的想法。这些网络文学的书写者和阅读者也是当下中国文化消费的主力军,他们基本上是改革开放以后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或几代人。可以说,在他们略显稚嫩的脸庞下面有一颗精于算计的老中国人的心,这与20世纪接受现代文化成长起来的几代人具有完全不同的文化及情感结构,也反映出他们所身处的社会环境要更为严酷,因此,值得格外关注。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