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我不是潘金莲》刘震云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5期

《我不是潘金莲》 刘震云 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

  作品简介:乡村妇女李雪莲为了生二胎逃避惩罚,和丈夫秦玉河商量好闹假离婚。秦玉河背信弃义,趁机把李雪莲甩了,和别的女人结了婚。李雪莲一肚子冤屈无处申诉,又被秦玉河造谣,背上了潘金莲的恶名。为了证明当初和丈夫离婚是假的,证明自己不是潘金莲,李雪莲愤然走上了告状路。从镇里告到县、市里,甚至误打误撞申冤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但没能求得清白,还把法院庭长、院长、县长乃至市长拖下马;以至每到两会时她所在的省市县都要上演围追堵截的一幕,持续了二十年。最后李雪莲的儿子告诉她,不用再告了,秦玉河死了,李雪莲闻知放声大哭。

  作品评论:评论家张颐武说:这个小小的诉讼案件,引起了无休止的上访,从下而上搅动、牵连了无数的官员。在任何一个环节,有任何一个法官认真面对这个事,很容易搞个水落石出,但是所有的人都不作为,导致了这样一件小事无限发酵。也就牵引了整个中国社会的神经和结构。这个小中见大的写法确实是展现了一个大作家的手笔。他没有把官员概念化,每一个官员在小说里看来都不是恶人,本身有很多不作为,有很多毛病,也有很多的腐败,但是他们都不是人性意义上的坏人,这个就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这个小说通过人物的命运,人物的性格缺陷,对于我们社会的某些致命缺陷进行了思考。评论家雷达说:从广义上说,他是写国民性的,不是我们一般理解的鲁迅先生写的那种,其实是弥漫存在国人生活之中。这个书并非写外在的惊悚事件,而是写失去、规矩、精神状态,一种精神上的腐败。生活像一潭死水,在这个背景上才会出现像李雪莲似的告状一再扩大。法院的院长必须每年过生日给原来的老院长做生日;县长吃得很油腻,早上喝粥,粥洒了,换衣服,去参加剪彩,把李雪莲扔在一边……他写出了中国官员的生态,包含着极为尖锐的对现实的干预,对人民疾苦的呼吁,没有用植入的方式,非艺术化的方式,写出一种生态。每个人为他的私利,把事件搞来搞去,不断节外生枝。李雪莲事件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评论家白烨说:看起来它是东拉西扯,其实逻辑关系非常严密,事情又是环环相扣,“刘震云式的叙事”从《一句顶一万句》开始,可以称之为独特写法,很难找到一个写法跟他相近的。他写出了一个事情怎么样由小变大,由少变多,蚂蚁变成大象,芝麻变成西瓜,李雪莲由小白菜变成了潘金莲,又变成了窦娥,这个事情不断发酵,这是作品非常成功的一个重要的方面。作品写了在目前社会中沟通的不充分,信任的缺失。信任的缺失很严重,在官员和百姓、前夫和前妻、甚至于包括情人之间普遍存在,在这点上会引起我们很多反思,很多问题是因为信任的危机造成的。作品以信任缺失,包括造成的各种问题,形成了当下的生态。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