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恋恋北京》石一枫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3期

  简介:三十来岁的赵小提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男人,他的无所事事导致好强的妻子茉莉提出离婚。后来,赵小提邂逅了北漂女孩姚睫,两个人在交往中互生情愫。赵小提拒绝了与茉莉重归于好的机会,而姚睫也突然消失了。孑然一身的赵小提鼓足勇气去实现自己一直以来开咖啡馆的梦想,无奈天不遂人愿。一蹶不振的他干脆离亲叛众,做起了隐士。实际上姚睫一直在暗中支持他,阔别三年后两人重逢,得知真相后的赵小提羞愧难当无颜面对,于是跟随暴富而空虚的好友B哥浪迹天涯,不料在途中遭遇了车祸。伤愈的赵小提与姚睫在北京的街头如约相见,最终接受了这份迟来的爱情。

  评论:评论家陈福民说,石一枫通过自己的写作见证并呈现了致命的时代病——一个多元混乱的社会表象背后,赫然矗立的无坚不摧冷酷无情的商业逻辑以及由此形成的单向度一体化的价值系统对人的赤裸裸的压迫。在这个时代的对面,在几乎所有人的对面,石一枫小说中的人物并不敢以真理自居,但却勇猛无畏地无所事事。也许可以把这一点理解为石一枫文学写作的脆弱的先锋性和批判性所在。之所以说这种先锋性与批判性是“脆弱”的,最为重要的原因在于,他无法构筑起一个与社会结构相关联的有效的意义系统。评论家孟繁华说,石一枫在小说中重新组织了他所感知的生活,并且他组织起来的生活比我们身处的生活更真实、更具穿透性。他让读者看到,生活远不那么光鲜,但也不至于让人彻底绝望。他的人物是这个时代多余的人,但恰恰是这些多余人的眼光为我们提供了理解、认识这个时代最犀利的视角。他们感知和看到的生活也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因此,石一枫的小说对读者来说也是关己的,让不同年龄的人能够喜欢。毕竟,虽然年龄不同,但大家内心的困惑在这个时代都不能够释然。在这个意义上,石一枫的小说的好处是温情,坏处是他遮蔽了社会中更值得揭示和批判的东西。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