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裸地》葛水平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3期

  简介:出身卑微的盖运昌凭着自己的努力,压过原家,成了暴店镇的首富,随之身上的恶习开始膨胀。为了得到一个儿子,盖运昌先后娶了四房女人,他对女人有情分,但因为没有一个生儿子,他便先后将一个个女人冷落。四个女人在生活中相互猜疑,相互嫉妒,也相互帮衬;在这样的生活里耗去了青春,湮没了内心愿望,却不期地收获了一种真情。盖运昌最终得到了一个并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而为了争夺在暴店镇的权势地位,盖家和原家数十年地纠缠着。

  评论:评论家雷达说,土地永远是敞开的、无私的、宽厚的、泽被万物的,而时光却匆匆且无情。不止是女女一人,其实盖运昌、女女、聂广庆、吴老汉、原德孩、李旮渣们,甚至神父米丘,他们的意义是复合的,搅拌在一起的,无论其善恶,共同表达了作者对乡土中国的感性经验,表达了作者对苦难大地的认识。于是我更赞赏这样的观点:这部书是乡土中国的某种独特的本体象征。女女这个非凡的女性,本想把全部心思用在种地上,不料想被无后的富户盖运昌看上,被他典来当做了传宗接代的一块“沃土”。而这个女女既让盖运昌泄欲,又为盖运昌养老,最终成为了盖运昌没有名分的红颜知己。作者揭示给人们的,不仅是自然的土地,还有女人的心地。作品既是土地的挽歌,又是女性的颂歌。评论家王春林说,神父米丘在暴店镇的出现,就意味着一种叫做现代性的东西对于乡村世界形成了强烈的冲击。正是面对着如此一种他者异己力量的强有力冲击,盖运昌的无后无嗣,就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以血缘关系为基本纽带的中国传统宗法社会的被迫瓦解。仅就这一点来说,葛水平的《裸地》与贾平凹那部旨在思考表现“文革”的《古炉》,可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葛水平强调的是现代性对于宗法社会的冲击,而贾平凹表现着的,则是社会政治运动对于宗法社会的瓦解。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