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回鹿山》侯健飞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3期

  简介:《回鹿山》以一个儿子的视角,讲述了一位父亲迷惘、失意、贫病交加又不失坚忍明亮的一生。这位父亲1933年与侄儿同时从军,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两次战伤,九死一生。在新中国建立前夜,他突然只身回到家乡回鹿山,成为普通乡民。多年后,他做了父亲,然而,谜一般的身世和讲不清楚的战争历史,却成为他一连串厄运的导火索。他狼狈地应对纷乱的家庭、社会生活,依赖药物麻醉神经,无人相信他的光荣往事。

  评论:诗人殷实说,我们当善待无名之辈。战争年代,在一场又一场的战役中,许多人牺牲了,只有很少幸运者在战神护佑下成为人民功臣、国家元勋和集体记忆中的璀璨星斗,被历史郑重书写。更多的人活着回到故乡,由战士还原为各式各样的劳动者,命途不免崎岖多舛,生活不免暗淡艰辛。他们是无功而返的军人,却不等于在战争中没有自己的战绩和作为,他们没有勋章和可以证明自己“身价”的凭据,也压根没想过拿自己的“光荣历史”兑换丝毫的幸福和荣耀,他们在故土完善自己的气节,并将自己的生命融于故土,不要求评价,甚至连致敬都不需要。作家黄国荣说,父与子,一对说不清是爱还是恨的前世今生的冤家,文学永无完结的话题。不过,像《回鹿山》这样以几近冷漠、鄙视、嘲讽的视角来书写父亲的,真还没见过。读完全文,你会真切地体察到作者内心的那份痛。这正是《回鹿山》令人心痛之所在。评论家付艳霞说,以往的文学作品写到这里,一定是“剧情”的大转折,理解了父亲,重塑了父亲,就意味着从此父子之间的嫌隙冰消雪释。然而,《回鹿山》秉持着让人捏一把汗的残酷的真实——即便知道了父亲的过去又能如何?即便理解了父亲又能如何?即便自己和父亲可以用两代军人的站姿在精神上比肩而立了又能如何?被点点滴滴的生活细节碾压得支离破碎的父子之爱,被无情的苦难摧毁多年的爱父亲的能力,早已不知去向。于是,认识的归认识,反省的归反省,爱,还是无处寻觅。换句话说,父亲临终的“不要仇恨”已经成了父子之间爱的最极致。多么可惜,又多么真实!

引用地址: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