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车头爹车厢娘》刘华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1年第6期

  简介:孙大车替同事张大车驾驶日军火车,遭遇游击队袭击殒命,袭击者正是孙大车的妹夫。孙大车遗孀举家南迁,来到浙赣线上的合欢城,因为善良,逐渐成为受人敬重的“枣庄奶奶”。做了冤死鬼的孙大车,没有如“奶奶”祈愿的那样保佑到子孙的后福,而是给同样当上火车司机的儿孙的人生天空蒙上了挥之不去的阴云。他被疑为汉奸,因之儿子孙安路在入党、提拔上受到不明不白的冷遇,孙子孙庄为了表明政治清白竟做出脱离家庭关系的逆举。无意中让孙大车做了替死鬼的张大车,后来也跟随铁路的延伸南迁到合欢城。十多年前的亲密同事友好邻居、不愿提起的仇家,再次成为同事邻里,并且楼上楼下。此时的张大车升了官,成为张段长,成为孙大车儿子孙安路的领导。命运像一条窄小的巷子,再次将这怨恨着愧疚着的两家人逼进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境地。
  评论:评论家李洪华说,《车头爹车厢娘》带给我们的惊战体验首先来自那一次次隐伏在火车呼啸和汽笛长鸣中的“偶发事故”。刘华以巨大的勇气和非凡的想象把一系列死亡事件搁置在一个特定的话语空间,呈现出令人惊悚的场面和繁复的细节。一系列火车伤亡事件构成了《车头爹车厢娘》的一个显性叙事层面。铁路人到底在干些什么,铁路村里生发着怎样的故事,怎样的故事生发成怎样的事故?满世界飞爬的火车,是如何改写路和人的命运轨迹?几千年传承的道德、良心与价值观念,又被滚滚列车载向了何方?有心的人,读读这部关于铁路的书,便能在轻松的阅读里读到一个并不轻松的故事,在平民和平民英雄的悲喜里埋下疑问揭开谜团。评论家倪爱珍说,这部小说在立意与谋篇上均有着一定的超越性,蕴含着对人生命运的更深层次的思考。此外,民间立场也是这部小说的一个重要特征,它所张扬的平民英雄精神就是这种民间写作立场的生动表现。作者沉入普通人的生活,展现原生态的底层生存状态,发掘出他们在艰难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社会担当精神和善良、正义、勇敢、乐观的高贵品质。评论家吕先富说,在几乎跨越半个世纪的时空背景下,小说着眼于细腻地描写生活的血肉和纹理,生动地刻画心灵的丰富和微妙。作者写的虽然是铁路,但处处可以看出作者存心要将合欢这样一座火车拉来的城市描述成可以安托灵魂的精神故土。他把铁路工人生活的地方叫成铁路新村——村庄无疑是最适合作为故乡的地址。使我们在无所不在的钢轨带来的铁腥味和冰冷感觉中感受到一份来自乡村文明的温软与芬芳,在明显的异乡中有了故乡的幻觉。

引用地址: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