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天香》王安忆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1年第6期

  简介:晚明,上海县申家造“天香园”,申柯海娶妻小绸,又阴差阳错纳闵氏为妾,自此恩怨纠缠。闵氏系苏州织工之女,有绣艺,带入申家,与小绸共创“天香园绣”;柯海侄媳希昭更以书画入绣,成天下一绝。后申府家道中落,侄女蕙兰寡居,希昭、蕙兰等以“天香园绣”支撑家用;蕙兰更设幔授艺,使其光大天下。《天香》以江南“顾绣”的源流为线索虚构演绎,编织出晚明时上海乃至中国民间生活、社会文化的面貌,折射世事盛衰、朝代更迭的因由。
  评论:作家赵长天说,王安忆的写作一直在变化,以前她把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讲得非常复杂,这个小说恰恰相反,把很复杂、庞杂的内容就用这么一点篇幅来表达,这个不简单。小说里每一个人都非常有意思,都很有性格,把一个社会的变化、一种机制的变化以及上海这个地方的来历,自然地通过家族故事写出来,可以说写了上海史,也可以说写了文化史。诗人赵丽宏说:王安忆小说里面好像写了很多跟故事、人物没有关系的东西,比如说制墨、裱画、昆曲、刺绣,她每写一处都非常细腻。这些描绘跟小说其实非常有关联,它不仅写出了小说里面的时代,也写出了小说人物的现状,是非常成功的。学者蔡翔说,王安忆这几年对手艺是比较关注,写技术,不是写技艺。《天香》从这样一个很小的话题,就会看到,当这样一个手艺或技艺的概念发展成美学概念的话,我们会看到技术是怎么样造出来的。文化和艺术需要一个怀旧的对象,没有一个怀旧对象的话,很多生产是跟不上的。学者王鸿生认为: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我是在读王安忆。我觉得她是不断把自己的视界往下放、往下走,然后又不断地往回走,从历史上来说她往回走。往下走和往回走之间包含了很大的时代,王安忆很少直接切入大家比较关注的敏感话题,几乎在她的小说里面不介入这些话题。但是可以看到她和这个时代的对话感非常强。在这样一个影像世界、一个快节奏的世界里面,她不断地用一种很温婉的方式建构她的梦,天香园实际上也是她的一个梦。这中间包含了某种时代和历史对话的东西。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