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江河湖》刘继明

长江文艺出版社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1年第2期

简介:沈如月的父亲沈福天与舅舅甄垠度是著名水利专家,二人有着相同的学历、专业,在社会关系上也有很多重合,却一直站在不同的立场,沈福天保持与主流话语一致,为国家的需要奋斗,甄垠年则选择了对体制的疏离与批判,他总是难以与主流政治话语达成一致,到了晚年,甚至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从来没有被国家需要过,虽然如此,他依然将精力奉献给国家水利事业。二人对三峡工程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随着三峡工程决策的变化,他们的生活和社会地位也起伏不定。

评论:作家陈应松说:这是一个沉淀极深的故事,已经冷却。就像长江慢慢沉入到江底的泥沙,不声不响,却是最重要的文化和思想的堆积层,有一天要靠它辨识某一段历史与岁月,让后来者明白真相。因此,它的信息量也是很大的。虽然是按时序而写,虽然没有过多的炫技,没有花哨,没有怪异和变形,也没有必要的取悦大众的煽情,但历史被他狠狠地裸露出来了。还原真相成了作家的首选。保持理性正是历史所需要的,虽然它是写作的大忌。但这样一部为历史存真的小说,显然只能如此。强烈的收敛能力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达到作家自己的目的。《江河湖》是在中国历史已经铁板钉钉的辉煌一页的夹缝里,在有限的空白处,进行的另一种眉批、注释和疏证。作家高晓晖说:作为60年代的作家要真实还原前几十年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灵现实,要给读者带来必要的“可信度”,显然会十分困难。那么,选择沈如月作为叙事视角,在追问、审视中展开叙述,自然就“具有一种特殊的便捷和‘可信度’”。并且,如月的追问与审视,正好与新时期流行一时的“审父”思潮相吻合。也正是从历史的整体意义上,刘继明发现了“审父”也是一种极端思维,正如文革是极端思维的产物一样。所以,《江河湖》在评价人物在历史和政治语境下的人生选择时,有意识对极端思维进行了舍弃。《江河湖》有意跳出极端思维的模式来看取历史和人生,这无疑是在历史观上的某种超越。历史观的超越,是作家深刻思想力的一个重要表征。但对历史和特定历史语境下的人生选择的宽容,却有意无意间形成了对历史反思的另一种遮蔽,这种遮蔽,对小说的整体思想力可能也会构成削弱或伤害吧。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