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农历》郭文斌

上海文艺出版社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1年第2期

简介:小说以中国十五个传统节日为纲,写了西北一户农家的日常生活。一对守着几亩地的夫妻,大儿子分家出去,大闺女也嫁了出去,他们膝下还有两个儿女,大些的是个女孩儿,叫五月,小些的是个男孩儿,叫六月。这对夫妻牵着一双儿女,从“元宵”开始,到“上九”结束,在一年的时间里呈现出中国农村的日常生活。

评论:评论家汪政说:有关传统文化的式微的判断已成定论,有关保护传统民俗节日的呼声也与日俱增,甚至进入了“申遗”的范围,但《农历》并没有多少的悲怆,更没有多少声嘶力竭的呼告,相反,它写得很安静,很平和。确实如此,随着生产方式的变更,建立在农耕文明上的传统民俗节日的瓦解也许是必然的,而随着社会的转型,传统文化的价值观可能也要退出主流,《农历》讲述的是一个看不出明显的时代印记的乡村一年的生活故事,而在现实中,乡村早已破败,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早已解体,不管是农历的规定性时序结构,还是代与代之间的文化传承也早已断裂。我们虽然有足够多的理由来阐述传统文化在乡村重建中的作用,从文化多样性的角度来申说乡土文化的地位,但在狂澜既倒之时转换一种方式也许是冷静而现实的,比如完整的呈现与原味的讲述,它使正在逝去的事物能本真地存现在话语中。也许,这就是郭文斌的心事。他要写出过去的故事,一幅完整的风俗画,而且要写得美丽,吉祥,为的是让未来不再遗憾,有一份美好的怀想。评论家张燕玲说:上庄在郭文斌笔下是牧歌式的田园,最动人的牧童便是六月了。他是童真、童心与经典化的民间传统的化身,也是本书的灵魂。郭文斌以纯正、沉静的儿童本位叙事,以孩子的眼睛看万物见心灵,以孩子的本真描述世界的美与善。六月自在的情状,天真烂漫、聪敏自然、妙趣横生、放慢了脚步的乡间生活,飞扬着一种精神的光芒和祥和的气氛,人物为此有了翅膀,飞进读者的心里。在悲凉遍地、困境重重的当下乡村,此曲也许只应天上有了。常回乡村老家的郭文斌,不可能无视现实存在,如此营造安详和欢喜便有了乌托邦的意味,或说童话的质地与理想的信念。隐去矛盾的阅读,是愉悦美善的,但掩卷之余矛盾却直击心扉,悲哀不期而至:《农历》的欢喜世界,早已渐行渐远了;描绘安详,是为了救赎,那么沉醉“欢喜”,是否意味着对乡村忧思的忘却与逃避?也许,作者正是这样让我们在书的世界里暂时远离尘埃,远离经济时代的恐慌,回归传统节日里的欢喜,回归农历,“天然”与“安详”地养植德行与快乐,在民间化的经典与传统中自我救赎,尤其希望还孩子们一个自在快乐的童年,人人都像六月那样自由自在地成长。在这个意义上,孩子需要六月,成人社会需要这种关怀与审美。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