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白雪乌鸦》迟子建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0年第6期

《白雪乌鸦》 迟子建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作品简介:小说讲述1910年到1911年哈尔滨鼠疫大爆发期间老城傅家甸人的日常生活。日俄战争之后,傅家甸杂居着俄罗斯人、日本人和中国人,日常生活中各民族既有矛盾也有融合。在平静的生活中,鼠疫突然降临了,从王春申的旅店开始蔓延。人们陷入了恐慌,面对瘟疫各自都有不同的表现。随着疫情的扩大,人们越来越频繁地面对死亡,整个城市在求生的亢奋情绪中焕发了活力。人们直面死亡,过起正常的日子,医生和晚清政府在鼠疫的防治中也做到了应有的担当。

作品评论:评论家付艳霞说:到《白雪乌鸦》为止,迟子建推崇的“日常性美感”从三个相对面显示它的意义。一是日常中的日常,或者说柴米油盐中的美感,这是她在多部中篇小说中反复书写的主题;二是历史动荡中的日常,或者说是宏大背景下的日常美感,这是《伪满洲国》和《额尔古纳河右岸》的主题;三是灾难中的日常,或者说是苦难和悲情中的日常美感,这是《白雪乌鸦》的主题。从这个意义上说,迟子建的“日常性美感”接近张爱玲的“安稳”,只不过,张爱玲反衬的是人生飞扬的“传奇”,而迟子建则更专注于人在不可违拗的宿命之下所奉行的生存现实主义。评论家申霞艳说:迟子建试图写出人们在一种黑暗的命运面前,如何艰难地保持对光明的信仰与追求。“冬天总是使我们温暖,健忘的雪将大地覆盖”。隐忍作为一种美学,在这些被疾病围困却不懈抗争的人们身上爆发出非常的力量。叙事镜头对准芸芸众生为他们拍摄众生相,凸显的不是英雄主义,而是普通人的尊严及其内心散发的神性的光辉。编辑石一枫说:迟子建在小说中所关注的,并非那些操纵历史车轮走向的大人物,而是被碾于轮下的小角色。寻常百姓的衣食住行被再现得栩栩如生,但突然一天,大难袭来,“黔首”们如同野草一般倒下,一样卑贱的生命却折射出不一样的灵魂:有人自私,有人高尚,有人麻木不仁,有人肝胆相照……命运的残酷与人性的复杂在迟子建的笔下尽显无遗。迟子建对人物形象的把握也能“小中见大”,于是从残酷的大环境中挖掘出了许多令人肝肠寸断的细节,可以说,迟子建用文学的手法完成了一段独特的“地方志”。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