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韩寒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0年第6期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韩寒著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作品简介:陆子野在旅途中结识了特殊服务者黄小娜,次日二者因涉黄被抓捕。其时黄小娜怀了不知谁的孩子。黄小娜决定将孩子抚养成人,苦于没有资金来源。陆子野开着一辆由报废车改装而成的名为1988的车,在去接朋友的途中,捎带着黄小娜寻找孩子的父亲。途中二人各自回忆往事,陆子野讲述了从小学到成年的成长经历,讲述了童年因电视而生的种种追求、失败的恋情、精神偶像、身边的死者、洋溢着欺骗与谎言的工作历程等。后来黄小娜查出患有艾滋病,通过医疗手段,她生下健康的孩子,交给了陆子野,自己则重拾旧业。

  作品评论:评论家朱航满说:小说主角在精神上面对整个荒诞世界的无奈、妥协、拒绝与抗争,这种精神气质着实有一种堂·吉诃德式的气息。在韩寒作品中以往的小说作品中,尽管主人公所生存的世界几乎如此相似地充满着喜剧色彩的荒诞与滑稽,但他们大多是对于现有的社会体制充满着批判和不满的青少年——读书不用功,流浪、抽烟、酗酒,甚至搞女人,满口粗话,对于现有的体制充满了清醒的叛逆和不满,因此消极对抗成为他们成长和生存的主要方式。这些主人公都具有一种“麦田守望者”的精神气质。从文学的角度来欣赏,我喜欢写作杂文的韩寒,率性、大胆、有穿透力和担当意识,而他的小说往往因为缺乏叙事的耐心与热情而沦落为“杂文体小说”,但我也忽然发觉,或许他根本无意于文体上的区分,所有的表达都是他对于这个世界的一种自由反抗。编辑赵文广说:陆子野要去迎接1988的缔造者从监狱里出来,结果迎回他的骨灰。在这段时间里,陆子野搭载着黄小娜一路颠簸闲聊,聊了彼此的人生梗概。最后,数条时间线碰撞在一起,陆子野独自带着黄小娜的孩子继续前行。韩寒运用了一种心照不宣的小说写作手法,他不在乎作品“经典”与否,而更注重即时的交流,表面简单枯燥的故事,对于同龄人来说,可以看到丰富的潜台词。黄小娜的人物塑造暗示了这一代人乐于憧憬美好,却与憧憬的内容绝缘;他们人生坎坷,却因时代的贫困乏善可陈。韩寒作品中惯见的黑色幽默在接连的小说创作中其功能逐渐转变,讽刺和搞笑的力量不再突出,转而成为沉重话题的调剂。

引用地址: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