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酥油》江觉迟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0年第6期

《酥油》 江觉迟著 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

  作品简介:主人公梅朵长途跋涉来到四川深山草原藏区,寻找因灾害频发而出现的孤儿,并在寺庙的协助下办学校教育孤儿。喇嘛安排当地草原男子月光帮助梅朵,两人渐渐相爱,在寻找和教育孤儿中感情日益加深。因为孩子的难以教育,在劳累和恶劣环境的折磨下,梅朵的身体越来越差。寺庙无法治疗梅朵的疾病,而月光坚信宗教有治疗梅朵的力量。一次泥石流分开了梅朵与月光,再次相见时,月光已削发出家。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压力让梅朵离开了她生活多年的草原藏区,但她终究无法割舍。

  作品评论:作家麦家说:自古,小爱为惜,大爱为弃。我为梅朵当初选择留下的“强”而震撼、起敬,更为梅朵最后无奈离开的“弱”而感动、伤怀。无奈,这两个字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那是辛酸,是失落,是遗憾,是悲凉。无奈的离开,是没有掌声和鲜花的离开,是耕耘之后没有收获的收场,是意志力在身体面前的挫败,是生命毁于日常的悲哀……这就是一个真实、普通的生命,梅朵所以让我不能忘怀,正是因于此:她生命中的强和弱,都被那片神奇的土地成倍地放大了。世间有一个梅朵,也许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也许不会有。但我想,即是只有一个梅朵,也足矣。编辑孙小宁说:特蕾莎修女说:爱,直至成伤。《酥油》第三章已经是梅朵回了内地,却没想到那种生命之疼,竟然扯得人心更加难受。伤,其实来自于她虽然已经站在安全的低地,却无法将灵魂也安置到这里。她去医病、她去与人谈生意,她所有的努力都是为这个孤儿学校化缘,筹资金,但她仍然无法按照低地的习惯性做法行事。在高原,与恋人变成咫尺天涯的永诀,更为心痛的是,她走后那些她曾照管教育过的孩子,有很多入了寺院。在她返回内地治病化缘、困顿而无着的情况下,这成为他们唯一的选择。这难道是她苦心几年要达成的愿望吗?这是那片高原设置的难题,涉及到了爱与信仰的纠结。一个成熟的作家都未必能处理得好的复杂一面,这个从未写过小说的女孩竟然细微地传达出了。她肯定不是在挑战某种写作的难度,而是在讲一种最痛彻的体验,她竟然传达得既勇敢又准确。一切都会然于心。作家王小山说:有人说江觉迟是中国卢安克,我觉得稍有不同,江觉迟更朴素更简单一些;也有人说江觉迟在用个人之光照亮黑暗,我也没觉得有那么严重,倒觉得她像个真实版的麦田守望者,在她的草原上,看护着那些孩子,心中充满美好的力量。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