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大地雅歌》范稳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0年第6期

《大地雅歌》 范稳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作品简介: 康菩土司的姨妹央金玛与说唱浪人扎西嘉措相爱,后因在神树上相会被发现。康菩土司下令追杀二人。央金玛与扎西嘉措逃到河对岸的教堂小镇,得到天主教神父的收留和保护。二人加入天主教,扎西嘉措重新开始他的说唱生涯。康菩土司派私生子格桑多吉夺回央金玛,结果格桑多吉对央金玛一见钟情,在神父的正气感染下皈依天主教。在佛教与天主教的宗教矛盾中,活佛与神父彼此理解宽容,而仇杀与革命的来临却阻碍了宗教的融合。格桑多吉加入革命,扎西嘉措成了革命的对立面,在关键时刻,格桑多吉放了扎西嘉措,扎西嘉措逃到台湾。多年后,扎西嘉措回到教堂小镇,看到格桑多吉与央金玛生活在一起。格桑多吉为了成全扎西嘉措与央金玛,在一次“意外”中死去。

作品评论:评论家陈晓明说:范稳这篇小说的主观性意识相当强,他要用爱来解释生命的价值,用爱来重新讲述藏地的历史和生命经验。范稳如此坚定地要用爱作为主题,这显然有他的现实应对,有他对当下中国现实生活的理解。看上去他在写藏地异域的久远历史,实则在表达他对当下中国人的功利主义实用生活的尖锐批判。那样的爱的人生,那样的生命体验,真是一曲浪漫主义的颂歌,雅歌当然也是悲歌,在中国二十世纪下半期,这样的悲歌唱出了爱的博大与生命的辉煌。编辑孙小宁说:在小说下半部分《雅歌》那延续了后半个世纪的人物命运与爱情纠葛中,我们感受到了血肉与泪水的咏唱,深沉无言的叹息,那里有我们不能评判的是非对错以及让所有理性的探讨为之缄默的东西。确实比起前一部分“大地”来,它不深刻尖锐,但却直抵人心中最单纯柔软的部分。网友影随茵动说:曾经文弱敏感的扎西嘉措在逃亡的颠沛流离中,开始变得更加坚强多思,再不是那个只一心追求爱情的浪漫歌者,可是内心的守候依然未曾变更过。世事变换的风云,让两个本来背道而驰的男人走到了对方的角落,只是仍然在内心保留着对同一个女人的爱。正是时代的变故在人心上刻画了永不磨灭的伤痕,从而彰显出情感堆积的厚重,以致渐近尾声才有了厚积薄发的喷涌,情感之于社会的相生相灭,信仰之于人生的熙来攘往,在雅歌部分把这部书的命题陡然地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