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湘绣女》薛媛媛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0年第6期

《湘绣女》 薛媛媛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作品简介:小说主人公红月出生后大难不死,十三岁进入绣庄学湘绣,她的天资和勤奋让她很快成长为湘绣高手。红月与绣庄老板的儿子成婚,但二人的婚姻充满坎坷,丈夫后来被抓捕入狱,红月带着孩子四处流浪,为了与丈夫团聚,红月做出了巨大牺牲。在不同的社会时期,红月承担着生活和事业施与她的种种压力,在成为湘绣大师的路上,红月尝尽了感情的悲苦。
  作品评论:作家王跃文说:《湘绣女》并非只是描写了一个理想的女性形象,作家还直率地写出了现实的深重苦难。作家是真诚的,所以没有回避生活的血泪和冷酷。个人命运在时代的风云变幻中常常是无奈和荒谬的,但是,就是在这种现实的无奈与荒谬中,作者写出了理想主义的人性,写出了人对真、善、美的执着追求,写出了人生的诗意和温暖。这在当下一派甚嚣尘上的功利人生观和审丑文学中,尤显得珍贵。评论家李云雷说:从“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我们基本上是按照西方小说的模式在写小说,其实对我们中国文化、传统文化内部的一些特点注意力不够。所以作者选择湘绣跟绣女这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叙述对象作为一个载体,以绣女的一生作为她的命运,作为她的轮廓,我觉得应该是对我们现在文学的一个新的发掘,这是她很值得总结的地方,也是很值得注意的地方。评论家贺绍俊说:红月在绣每一件湘绣时都是认真的,而她对待自己的人生更是认真的,她的一生虽然没有什么特别惊天动地的壮举,她做的事也不是什么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但她认认真真做好每一件事,有一份热,发一份光,她就是一个真正的老实人,然而又正是这样如同一针一线般地认真做好了点点滴滴,最后才成就了一幅绚烂的人生图画,面对这幅绚烂的人生图画,我们不得不由衷地敬佩。评论家张茹说:时代从来都是一道无形的枷锁,它将女人紧紧地封锁在命运的悬崖上,面对着特殊的时代,不论是逆来顺受还是挣扎反抗,女人往往成为时代的牺牲品。无依无靠的红月,在强权和专制的时代里,既遭受到物质生活的贫乏,又经受着男人们的践踏和耻笑,女人的肉身和娇柔的心灵承担着双重的伤害。是宿命还是造孽,是阴风还是毒瘤?她似乎承载着所有女人的苦痛,她所遭际的一切灾难都将演绎成一部女人的传奇。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