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灵魂是用来流浪的》张洁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0年第4期

《灵魂是用来流浪的》 张洁著 北京出版社

作品简介:小说主人公墨非从事的是数学研究,由于对现实生活极端敏感,精神出了问题,被姐姐安排出国度假,在旅行中墨非邂逅了秦不已,二人一起旅行。墨非偶然接触到了一组神奇数字,破译了玛雅文明遗留的有关世界末日的秘密公式。经过这次旅行,墨非的精神状态得以好转,平静地接受了现实。而秦不已则因为父女乱伦在满世界地追杀继父,最终杀了继父,也带来个人的不幸结局。故事的结尾,墨非将破译公式的过程输入电脑,但输入的内容却奇怪消失,无从恢复。
作品评论:评论家谢琼说:在这个表面的悬疑故事中,包含着张洁对多组二元价值对立的思考。墨非姐姐的世俗与墨非的精神追求;南美原著民的原始文明与西班牙殖民者的现代文明;历史真实的绝对性与相对性;秦不已一生因父女乱伦而自我纠缠的“放不下”与墨非历尽艰辛却发现神秘数字已无意义时的“放得下”。作者对这几组价值观的前者一概采取扬弃甚至嘲讽的态度,对后者却赞许有加。纵观作者对价值的取舍,起初会给人以混乱感:她可以在为西方现代文明高唱赞歌的同时,对其必然结果——追求实利和拜金主义进行无情嘲讽;而历史之相对性这一通常被人们用来为蒙昧文明正名的工具,在她那里却成为确认西方文明之绝对进步意义的理论支持。也许是因为走过了太多不同的时代,对我们来说是历时的存在,在作者的脑海里已然成了彼此交杂的共时。不过,在混乱中,至少有一种价值观是从一而终的,那就是对现存一切的反抗和反抗中催生的希望。正是靠这种希望人类可以超越沉沦,也正是靠这种希望,张洁得以超越《无字》中的绝望。博士周志雄说:在张洁的小说中,常常有着个性偏执的主人公,他们无法理顺自己,带点忧郁病态的性格气质。可在文学的意义上,这些人物身上往往有着复杂的精神内涵,他们呈现了个人与时代的冲突,自我与他人的冲突,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往往既有时代性,也有永恒性。《灵魂是用来流浪的》中的主人公墨非、秦不已都是这种类型的形象。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张洁的小说开始丢弃早期作品的明朗和清新,与世俗对抗,嘲讽各类人物,揭下人物虚伪的面纱,讽刺各种可笑的世生相。《灵魂是用来流浪的》多处可见这种讽刺的笔调。在这些细节之中,张洁的小说所写的其实是个人与世俗的对抗,这些当然不是小说的主要笔力所在,这只是为后面的故事作出铺垫。主人公墨非的超脱,正是建立在“看破了”庸俗现实的基础上。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