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母系氏家》李骏虎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0年第4期

《母系氏家》 李骏虎著 陕西人民出版社

  作品简介:书中的南无村位居晋南地区的黄河文化圈,虽然也深受传统儒家文化的渗透,但这里的民风民俗中却少有“男尊女卑”之说,往往是女人当家做主。乡村中还有“借种生子”的风俗,一般是男人有病,不能生育,女人出于以求怀孕的需要与别的男人“偷情”。南无村是一个较为自由的民间社会,人们鄙视“偷情”,但也能给予理解和宽容。这部小说便是以这一地域的民俗民风为人文基调展开的描写,主人公兰英一出场便上演了“借种生子”的风俗,但她并不是因为自家男人不能生育,而是因为婚姻不能自主嫁给了一个“武大郎”式的男人,她嫌弃丈夫的相貌,要借“良种”来“优化”自己未来的儿女。两番偷情借种,惹出几十年风流闲话,从媳妇熬成婆婆。儿媳妇红芳性格朴实简单,误以为自己不能怀孕,抱养了一个孩子,当作己出,为了家庭的小光景任劳任怨。大姑子秀娟童年亲眼看到的母亲与邻居男人通奸的情景,成为她内心的巨大阴影和创伤,也成为她爱情和婚姻道路上难以逾越的障碍。她守护着一段朦胧的爱情传奇,终生未嫁,牺牲自己,帮助别人,几乎成为圣女和菩萨。这一家两代三位女性,以其丰富典型的形象,呈现了乡村女性在历史长河中的生存形态,诠释出一个由“阴盛阳衰”构成的民间的“母系氏家”。
  作品评论:评论家傅书华说:《母系氏家》体现了文学作品在今天的真实、现实主义的力量及其重要意义。小说最大的特点,用鲁迅先生评价《红楼梦》的话来说,就是“其要点在敢于如实描写,并无讳饰,和从前的小说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的大不相同,所以其中所叙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这也正是西方十九世纪现实主义最为主要的特征。也成为五四时代及这之后的新文学的现实主义传统。这一传统,几经流变,在新时期又经过上世纪80年代现代主义文学的洗礼,与上世纪90年代之后新的经济形态“同构”而得以弘扬,终于在今天渐成大势,需要我们给以特殊的重视与研究,而李骏虎的《母系氏家》就是这一“大势”中的“弄潮儿”。在他笔下的男女主人公中,我是分明感受到了“如实描写,并无讳饰”的骨血,感受到了赵树理笔下“中间人物”的精髓,感受到了孙犁笔下“人性”的神韵。评论家段崇轩说:一部长篇小说,塑造人物是成败的关键。写人物可以通过戏剧化的情节去刻画,也可以通过日常化的细节去表现。后者比前者有更大的难度。《母系氏家》显然是选取后一条途径去写人物的。小说塑造了三位女性形象,兰英是一位性格突出、内涵复杂的人物。她身上没有太多的道德、文化的约束,她引诱男人,一是为了“借种”生育强健的儿女,二是追求美好的性爱。但她又忠于家庭、珍爱儿女,端着做母亲、当婆婆的架子,是全家的栋梁。儿媳红芳是一个性格单纯、阳光,没有被污染、扭曲的年轻女性。大姑子秀娟是最有深度、最让人感动的一个形象。童年的创伤成为她爱情和婚姻道路上难以逾越的障碍,她过着平静的单身日子,孝敬父母、帮衬弟弟、呵护小侄子。这样一个善良、宽厚、坚韧、自尊,有着高贵内心和博爱精神的独特形象,在过去的作品中还不大多见。此外,卑微而善良的矮子七星、相貌堂堂但一肚草包的“土匪”长盛、胆小而好色又装模作样的公社梁秘书,都刻画得真实、生动、富有个性。他们是“母系氏家”的陪衬,是衰变了的一群男人。李骏虎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作家,这部作品让他回到了熟悉的地域,回到真实的民间,无疑是创作上的明智选择。但这条小说路子却是格外难走的,它需要作家在生活积累、人生体验、艺术表现等方面达到相当的境界。正是在这些方面,显示了这部作品的不足,譬如理性把握不够深入有力,情节结构尚欠周密自然,叙事语言缺乏精确简练……我们期待着骏虎的成熟和强大。评论家杨占平说:作品中倾力描写的三个女性的生活方式与态度,真实地折射出现代中国社会里乡村女性的命运遭际。她们既不是有远大理想和追求的令人尊敬的模范人物,也不是卑鄙无耻令人反感的落后角色,她们就是现实生活中具有普遍性的活生生的人,她们的生存环境和时代特征决定了她们的所作所为只能是那样而不是别样。《母系氏家》在艺术上最突出的表现是叙述方式的成功。可以说,整个故事的叙述节奏做到了几乎无懈可击的程度,自然顺畅,该详写之处决不偷工减料,该简略之处决不冗长繁琐,可以说,故事整体的力量,细节描写的魅力,语言丰富的张力,思想内涵的冲击力,等等,都得到了充分发挥,让读者不能不有一种阅读时的愉悦享受。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