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好儿女花》虹影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0年第2期

《好儿女花》  虹影著 江苏人民出版社

  作品简介:这是女作家虹影继《饥饿的女儿》之后又一部半自传体长篇小说。
  母亲过世,“我”返回重庆家乡,在奔丧的三天,逐步揭开了家族阴暗的历史。在《饥饿的女儿》中,我曾在十八岁生日当天知晓了自己的私生女身世,之后我浪迹四方,于国际文坛声名鹊起。婚姻遭变,这些都一一夹叙在主人公奔丧的线索里。母亲的生平,兄弟姐妹扭结不清的人性表现,以及那谜一般的不堪回首的过去,将生存混乱沉重的大幕一点点拉开。
  最重要的秘密是属于母亲的,开始对母亲的情人的寻找,重新发现母亲的苦难、卑微、耻辱和隐忍,努力将母亲还原为大历史中的一个人。“小桃红”,俗称指甲花,也称好儿女花,是最易生长、生命力强,但也是最卑微的花。母亲的小名叫小桃红,母亲的生前际遇也如同此花。虹影以冷静及贴合生存的笔触,将内心的伤痛一点点晾晒出来。在中国现代小说中很少有如此深刻触及内心问题的作品。
  作品评论:评论家解玺章说:虹影写的是普通家庭,不是什么大家庭,是底层社会的一个家庭,但家庭关系特殊,兄弟父母之间都很特殊。在歌颂亲情的大背景下写出了另一方面很复杂的东西,不是没有亲情,而是亲情也包含很多矛盾冲突,这些冲突这与人性的弱点是相关的,不因赞美家庭而掩盖这种危机。很真实讲述家庭关系里的真实性和复杂性,虹影在这方面描写显得非常狠,尤其是写自己家的事,以第一人称写自己的事情,虹影显得特别真实。没有掩盖真实的人性,深入家族细微的关系中,看到最基本的社会层面显现出人性的冲突。评论家白烨说:虹影写《饥饿的女儿》开始,就用的是现实主义笔法,而她的现实主义笔法特别凌厉。严酷冷酷的现实,写的特别真实,可说是心狠手辣的现实主义。虹影作品里面有一样东西,就是私生女情结,她是女性,但是不是一般的女性,既是女权,又有一种私生女情结,这种私生女情结让她变得和别人不同。私生女会不断的验证、不断的追问,而且会带来很多不同的东西,比如说,私生女不是婚姻的结果但是绝对是爱情的结晶,这是情与性的高度关注,有些地方达到了热衷狂热的程度,对秩序对规矩的超越和反叛,不屑一顾。所以虹影写涉及情性的小说都写的如此狂放,很多地方达到了极致。比如说《好儿女花》和《饥饿的女儿》中的母亲,即使女儿眼中的母亲,也是对隔代的另一个女人,对这个女人的弱点,人性的客观描写。正让我想到了莫言的作品《红高粱》,在文体上,红高粱里不加修饰的描写自己的奶奶在高粱田里和人野合,而不是从晚辈对长辈的角度这种传统观点,这获得了另一种可能性,写出了一个真实女人的性情,那个作品在文体上是非常有贡献的。而虹影的小说不仅仅文体上,更多的是在观念上的贡献。这是虹影有别于别的作家不同的风景,以及这些不同风景的根源。评论家于闽梅说:《好儿女花》总共有两条线索,一是从母女关系来看,虹影几个姐姐还有她自己对母亲的轻蔑、从不理解母亲到慢慢理解母亲,这是第一条线。第二条线就是从男女两性关系,女主人公和她的丈夫,还有她的姐妹抓住母亲葬礼的机会,准备惩罚小唐。从这两条线索来看,本书是一部典型的女性主义作品。母女关系里又带有姐妹关系,这种写作是很成功的,母亲本来都是遭到别人歧视,女儿们也抬不起头来,而《好儿女花》里,女儿开始想了解母亲,我们可以跟着主人公去同情母亲,重新认识母亲,这是很成功的。两性关系也是成功的,本来这本书是很危险的,自传作品往往很难成功,很容易把自身的失败归结为男性,从而写成怨妇文学。虹影成功在不停地在反思,使得作者和女主人公拉开了距离。我很欣喜的发现虹影的作品是带有反思的。作家王雪瑛说:《好儿女花》可看成是《饥饿的女儿》的续篇,仍是一部半自传体小说。这两部可以看成是姊妹篇的长篇小说。《好儿女花》展示了她从“女儿”的自述,转变为对“母亲”的叙述,而她在对母亲的刻画与追思中,也完成了对自己的审视和塑造,这一系列自传体小说构成了虹影创作中最坚实的主体,展示了虹影观察人性、拷问心灵的方式,她直面的态度和大胆地描述,她从不回避人在追求爱的过程中遭遇和释放出来的黑暗。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