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猎人峰》陈应松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09年第6期

《猎人峰》 陈应松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作品简介:在湖北神农架山区,人们笃信人一天有两个时辰是牲口。当今世界,人兽颠倒,人兽混杂,正应验了神农架人的说法。故事讲述的是一场与野猪遭遇的人兽大战,一个现代深山老林的传奇故事。小说中,以白秀为核心的几代猎人在时代的变迁中,与山斗,与山中的生灵斗,与山外的人斗,并在这种残忍的厮杀中或沉浮或扭曲或苟生或死亡,他们不再是传统理念中被歌颂被崇拜的对象,而同样充满了矛盾和迷失,扭曲和牺牲。现实也许比魔幻更神奇,现实也许比魔幻更严峻。狩猎的巨大诗意,生存的巨大奥秘,都在小说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示。
作品评论:
评论家雷达:这部小说写野猪给村庄带来的灾难,惊心动魄,很多东西都是新鲜的,意象都很丰富。他探寻的猎人家族的没落,是对狩猎文化的一种思考,审视和突入杀戮文化的根源,寻找猎人英雄的传说,揭示猎人英雄的末路悲凉。
评论家孟繁华:《猎人峰》写猎人绝对是一个浪漫主义的题材,在前现代的时候如乌热尔图的作品,屠格涅夫的作品,是浪漫的,但在今天,这种生活的严酷性也不容许用浪漫主义的方式来诠释狩猎文化了,因此《猎人峰》是一部批判现实主义小说。他处理的问题都是现实的问题,和当代人的精神处境、生存处境都有关系。在《猎人峰》里面,他是在今天讲诉话语的时候去看话语讲诉的那个年代,所有的认识都是站在今天这个立场上的。
编辑崔道怡:我认为《猎人峰》不仅是写人与兽的传奇,不只是为神农架的神奇揭秘,也不仅只呼唤环保意识、呼吁人性回归,它乃是一个巨大的寓言,一部喻世、醒世、警世的当代版《黑暗传》,值得我们长久的品味流传。
评论家贺绍俊:在神农架生存,不仅要拿起获取物质的武器,更重要的是必须要有精神的力量。陈应松更关注的就是这种人文的精神性,也因此在作品中带来了一种不 可思议的非现实的、超现实的东西。神农架的苦难生存也创造了荒诞、魔幻、超现实、妄想,这为陈应松的沉重叙述带来了难得的灵动。
评论家施战军:这部小说是为自然存在的人,为所有生灵而作的一种带伤的言说,甚至是临终的、濒死的言说。因此它必然以一种绝唱的方式表现出来,像白秀之死,写得那么复杂,无论是人界还是兽界,作家把白秀逼到了一个绝境,利用这个景象把绝唱那种意味非常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这很了不起。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