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一句顶一万句》刘震云

刊于:2009年第6期

《一句顶一万句》 刘震云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
作品简介:小说的前半部写的是过去:孤独无助的吴摩西失去唯一能够“说得上话”的养女,为了寻找,走出延津;小说的后半部写的是现在:吴摩西养女的儿子牛建国,同样为了摆脱孤独寻找“说得上话”的朋友,走向延津。一出一走,延宕百年。小说中所有的情节关系和人物结构,所有的社群组织和家庭和谐乃至于性欲爱情,都和人与人能不能对上话,对的话能不能触及心灵、提供温暖、纾解仇恨、化解矛盾、激发情欲有关。话,一旦成了人与人唯一沟通的东西,寻找和孤独便伴随一生。
作品评论:
评论家雷达:后来发现,他们真正要找的,是一句贴心窝子的话。为了这句话,他们宁可流浪天涯,踏遍异乡;他们或出走,或回归,但这句话居然没有找到,或找到的并非他们想要的。小说写的就是这个,你能不感到惊异吗?……刘震云常常能描画出别人无法表现的人生的无言或无名的情景。……在我看来,这部作品其实是表达了人的无法言传的,却像影子一样跟着人的孤独和苦闷;表达了人的精神上的孤立无援状态;……我认为,刘震云是一个对存在,对境遇,对典型情绪和典型状态非常敏感的作家……刘震云不仅是现实主义的,更有存在主义的意味。
评论家贺绍俊:它并不在有意表达孤独,里面的人物并不是怀着强烈的孤独感在生活,孤独存在刘震云的内心,他发现了这个世界上未曾发现的东西,发现了说话对人与人的交往的构建作用,他感觉到又无法表达自己的发现。因为他只能用说话来表达自己的发现,一旦说话,又成为一种假象, 所以他在想法子瓦解说话的壁垒。
评论家白烨:刘震云的语言不断生出很多东西,《一句顶一万句》是典型的语言小说,是集大成之作,关于语言和言语的百科全书式的著作。“一个作家把语言研究到这种程度是让人吃惊的。他写得忘我,我们读得痛快。这本书我读了两遍,都不能理得很清楚。这部书值得我们琢磨出更多的东西。”
编辑邱华栋:刘震云试图探寻人生、生命的终极意义,即人为什么活着。从小说篇尾标注的时间来看,刘震云写这部小说前后用了3年时间,“它是一部具有强劲原创性的作品,相信会引起文学界和读者们的关注”。
评论家摩罗:洗尽铅华,返璞归真,笔触始终紧贴苦难的大地和贱如草芥的底层人群,结构单纯而内容丰富,命悬游丝而荡气回肠,主人公常常走投无路而又一直勇往直前。这是刘震云迄今最成熟、最大气的小说。
评论家张颐武:这部小说仍然保持着刘震云奔放的想象力和不羁的风格,用不同时代的两段故事和具有血缘关系的普通人的命运,讲述了人生的“出走”和“回归”的大主题,由此试图追问横在东西古今之间的现代中国的“大历史”。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