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刘震云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8年第1期

刘震云 1958 年 5 月生,汉族,河南延津人。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曾创作长篇小说《故乡天下黄花》《故乡相处流传》《故乡面和花朵》(四卷)《一腔废话》《手机》《我叫刘跃进》《一句顶一万句》《我不是潘金莲》等,中短篇小说《塔铺》 《新兵连》 《单位》 《一地鸡毛》《温故一九四二》等。其作品被翻译成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瑞典语、捷克语、荷兰语、俄语、匈牙利语、塞尔维亚语、阿拉伯语、日语、韩语、越南语、泰语等多种文字。作品在国内外多次获奖。根据其作品改编的电影在国内外多次获奖。

 

如有巧合,别当巧合。
       ——我三舅的话

第一部分
前言:几个素不相识的人

第一章 牛小丽

  当初见过她的人,都说值。丹凤眼;左眼比右眼大一圈,但不仔细端详,觉不出来。小骨头架;可从西南省份来的女人,没有谁人高马大;牛小丽的哥哥牛小实,一米五九,牛小实找了她,两人走到街上,倒般配;弄一人高马大的,牛小实倒显出矮的毛病来了。她唯一的毛病,说起话来,喉咙有些沙哑,乍一听像个男的;也许正因为这样,她不爱说话;别人说一句,她笑一下;非答不可的话,能一个字说清楚,不费第二个字,倒显得不啰唆。
  问:
  “你叫个啥?”
  答:
  “宋彩霞。”
  问:
  “家是哪儿的?”
  答:
  “××省。”
  ××省是西南一个偏远省份。
  问:
  “××省大得很,哪个县呀?”
  答:
  “沁汗。”
  沁汗在哪儿,问的人就不知道了;又问:
  “家里几口人?”
  答:
  “七口。”
  问:
  “都有谁?”
  答:
  “爷,奶,爸,妈,弟,妹,我。”
  问:
  “为啥要嫁到俺这儿?”
  答:
  “穷。”
  问:
  “穷就跑几千里呀?”
  答:
  “俺爹病了。”
  再问,不答了,泪在眼里打转。
  问的人倒说:
  “想家了。”
  人是牛小丽从辛家庄老辛家领来的。老辛的老婆也是××省人。老辛的老婆说,这是她娘家侄女。老辛老婆替她侄女喊价,张口就是十五万。这钱不说是买人,说成彩礼,并不犯法。牛小丽抓住宋彩霞喉咙沙哑的短处,与老辛老婆讨价还价:七万。老辛的老婆急了,拍着巴掌说,古家寨老古家老三,前年找了个××省的媳妇,还是兔唇—虽然补过,但一笑能看出来,一哭也能看出来,十二万;吴家庄的老吴家老二,去年找了西南另一个省的媳妇,这女子在老家离过婚,带一孩子,还十一万;再少不能少于十三万;十三万急于出手,还是因为宋彩霞的爹患了肾病,一个月要透析三四回,急等钱用;又说,不要就算了,你们家不要,司家寨的老司还等着呢,出价十四万,无非想着老司五十多了,侄女二十一岁,一个黄花大闺女,不忍心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给糟蹋了。牛小丽又抓住宋彩霞个头低矮的短处,与老辛老婆继续压价。最后在九万与十一万上顶上了牛。牛小丽做出转身要走的样子,这时宋彩霞一把拉住她:
  “多大了?”
  牛小丽一愣:
  “谁?”
  宋彩霞:
  “你哥。”
  牛小丽:
  “三十一。”
  宋彩霞:
  “你?”
  牛小丽一愣:
  “二十二。”
  宋彩霞:
  “你有没有对象?”
  牛小丽:
  “下个月出嫁。”
  宋彩霞:
  “家里还有……”
  牛小丽明白了宋彩霞的意思,说:
  “爹娘八年前就死了,到家里没人难为你。”
  宋彩霞:
  “你哥三十一……”
  牛小丽又明白了宋彩霞的意思:
  “结过一回婚,离了,留下一个女孩,四岁。”
  老辛老婆这时拍着巴掌:
  “看看,我还忘了,你哥是二婚,还拖一油瓶。”
  宋彩霞:
  “你哥跟你嫂,当初谁甩的谁?”
  牛小丽怔了一下,如实说:
  “出门打工,嫂子跟了别人。”
  没想到宋彩霞拉拉牛小丽的衣襟:
  “十万,我跟你走。”
  老辛老婆拦住宋彩霞:
  “钱太少了,不去。”
  这时宋彩霞说,牛小丽的家庭,又值一万。老辛老婆问为啥,宋彩霞慢声细语地说:一是牛家家里没有父母,牛小丽下个月出嫁,她进门就能做主;二是牛小丽她哥被人甩了,证明脾气不大;三是留下一个女孩四岁,还不到降住自己的年龄;四是她不想嫁给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司家寨那个老司。听宋彩霞说完,牛小丽怔在那里,一是觉得这些话有理,这些道理牛小丽没有想到,宋彩霞想到了,证明她是个有头脑的人;同时,对今后日子的方方面面都想到了,证明她是个出心过日子的人;牛小丽的哥哥牛小实做事没有主意,牛小丽下个月出嫁,家里正缺一个这样的人

  ……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