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国王与抒情诗》李宏伟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7年第5期

李宏伟 1978 年生于四川江油。现居北京。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硕士。曾参加第三十届“青春诗会”。曾获“2014 青年作家年度表现奖”、徐志摩诗歌奖等奖项。已出版长篇小说《平行蚀》,小说集《假时间聚会》,诗集《有关可能生活的十种想象》等。译有《尤利西斯自述》《致诺拉》等。

 

第一部 本事

1. 思: 容。想念。

 

  ——205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宇文往户意外去世。这是红色的信息核,不断在信息流里滚动出现。
  ——今天17点10分25秒,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宇文往户的移动灵魂向意识共同体发出异常预警信息,显示他切断了与意识共同体的关联。3分19秒之后,宇文往户的意识晶体停止运行。警方在持续5分钟的呼叫没有得到应答的情况下,与医护人员赶到其家中。警方破门而入时,宇文往户已经故去。这是橙色的信息提要,点击信息核就能看到进一步的描述。
  然后是蓝色的现场扫描: 五个警察、两位医护,七个人的第一视角影像;两位现场(其实是守在院门外)围观者自愿提供的视角影像。它们全都罗列在那里,每一则都有着直接的描述,“警察视角1”以至“警察视角5”,“女医生视角”与“女护士视角”,等等。还有“智能担架拍摄”这样的“视角”。
  再然后是蓝色的相关信息,链接了与此相关的所有直接信息: 居住情况(他为什么会远离居住区,独自住在并不便利的小院里),饮食情况(今日食谱,这份食谱的营养构成,以及他每日所需的各营养元素及其比例),身体状况(最近三年的体检描述,左心室在24小时内有时长0.4秒的传导阻滞以外,没有其他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去世原因(各种猜想、身体的、心理的、家庭的、个人的),身后情况(没有遗嘱,尚不清楚他的突然故去会对七天后举行的颁奖典礼产生何种影响,尚不清楚颁奖典礼上的重头戏——受奖演说是否已经定稿)。
再然后是外围的各种专题,一律是灰色的。和以往所有突发事件一样,成堆的灰色文字与链接以该事件为核,几乎把全世界的信息再次整合了一遍。随时可供阅读,随时可供提取。
  黎普雷一阵轻微的恶心与眩晕,他退出了自在空间,放下移动灵魂。他又茫然在厨房里站了好一会儿,才打开橱柜和冰箱,泡了一碗牛奶麦片喝掉,然后打开一袋原味花生,拿出剩了半瓶的威士忌,倒在杯子里一口一口喝下去。黎普雷强压住自己,不去想和宇文往户相关的事情,不去想任何事情,尤其不去想杜娴,他让意识纯然放空了一会儿,整个人就像玻璃器皿,金黄色的酒液沿着喉咙倾注到胃里。偶尔,他捏出一颗花生,搓掉皮,扔进嘴里,算是给这麦香的液体找了点陪伴。
  “切断了与意识共同体的关联”,这是否邮件里所说的“断绝”之意?至少有这层意思。看来发邮件的时候,宇文往户已经有了预感。等等。黎普雷拿过移动灵魂,查看了收到邮件的时间,17点6分18秒,距他切断与意识共同体的关联只差4分7秒。说自己是宇文往户决定自杀(犹豫了好一会儿,喝掉了一大口酒,黎普雷才用定了这个词)前最后联系的人,大体也不会差。为什么?他从来没有想过可能会被宇文往户或者任何人如此看重。不继续追问,接受这一点,问题更大。一个人在死前联系另外一个人,只是为了知会对方吗?在明知道对方会一头雾水的情况下?这不像宇文往户的作为。

  ……

引用地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