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寻找张展》孙惠芬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7年第4期

孙惠芬 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辽宁省优秀专家。全国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出版有长篇小说《歇马山庄》《上塘书》《吉宽的马车》《秉德女人》《生死十日谈》《后上塘书》等;小说集《孙惠芬的世界》《伤痛城市》《城乡之间》《民工》《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岸边的蜻蜒》《致无尽关系》;长篇散文集《街与道的宗教》。曾获多种文学奖项。其中《歇马山庄》《吉宽的马车》先后获得过辽宁省“曹雪芹长篇小说奖”、“中国女性文学奖”等;中篇小说《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2002 年获中华文学基金会第三届“冯牧文学奖·文学新人奖”。

 

上部 寻找

1

  寻找张展,是儿子提出来的。我和张展从未见过面,可当他在微信上提到这个名字,说妈妈,你还记得我的高中同学张展吗,我脑海里迅速就浮现出一个形象。这形象没有身高,没有五官,只有和飞机有关的一些连缀。他的名字有伸张和展翅的意思,容易让人联想到飞鸟和飞机,我记住他,正因为一次和飞机有关的事故。他的父亲死于2009年法航447空难,当时离高考只有不到一周时间。儿子在微信上提到他,很出我的意料。儿子在美国加州读生物信息学博士,因为学习上的一些事情我们发生争执,他一个多月不理我,并向我严正声明:今后,凡涉及学术上的事,绝不允许瞎掺和!不让我管学术上的事,他却突然在微信上说起张展,并让我帮他寻找张展,说这对他很重要,对他的科研尤其重要。一股气儿在胸口鼓胀,就差没骂出一句“混蛋”。
  我其实并没管他,当时因为选课,他和学校生物系小秘发生争执。小秘是美国大学里对秘书的昵称,她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黑人女人,她建议他选修一门“生物信息学前沿”的课,他没选,选了别的,小秘就问他为什么不选。他反问小秘,选修课的概念就意味着学生有选择的自由,我为什么要选?小秘说有史以来,还没遇到一个我们建议选而不选的学生。儿子说那是你没遇到,不意味着就没有,不意味着你的选修课最后就成了必修课。儿子把这一切告诉我时,我能想到他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与对方辩论时理直气壮的样子。他的英语表达一向很好,他以为到了美国,就拥有了自由和平等,就可以像电影里看到的那样,无视年龄和身份差别,打着手势据理力争。虽然我也觉得他有道理,可我还是冲他发了火,“你这刺儿头为什么走到哪里都改不了!为什么所有人都听了小秘建议唯你不听!”我冲他发火,出自一个母亲的弱者思维,担心美国并非想象那样自由和平等,不希望他在遥远的国外受挫。儿子却反应激烈:“妈妈,我向你讲这些,是想让你了解我的思想,并不是让你管我,也不是想让你为我操心!在学术上,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们这代人和你们不一样,我们有自己的行为准则!”

  ……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