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风口浪尖》杨少衡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7年第3期

杨少衡 1953 年生于福建省漳州市,祖籍河南省林州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福建省文联副主席、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席。1969 年上山下乡当知青,1977 年起分别在乡镇、县、市和省直机关部门工作。后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1979 年发表小说处女作,至今出版有长篇小说《相约金色年华》《金瓦砾》《海峡之痛》《党校同学》《如履薄冰》《两代官》《底层官员》《村选》《地下党》等,并出版有若干中篇小说集。近年作品多被选入各种选刊选本。

 

第一章
1

  张子清在车上接到孙庆明的电话。不容对方发声,张子清开口即批。
  “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他问,“孙大主印?”
  孙庆明张口结舌,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
  “李,李,”话说一半他忽然改口,“张副市长,你在哪里?”
  张子清有数了:孙庆明旁边有人。那人是谁?必定是李龙章。
  张子清没放过孙庆明,当即抓住机会,批他个痛快。张子清说市长们挂钩县区,都是早有分工,已经运行有序。事到临头需要变动,没说不行,但是应当考虑周到,至少事先通个气,征求一下意见。哪里可以顺手拟个名单,随意搭配,乱点鸳鸯,往市长手里一送,会上一发,既成事实,这就完事了?
  “这样当主印称职吗?能不出事吗?”他问。
  孙庆明是市政府办主任,张子清故意读别字,略加嘲讽,把他叫成“主印”。张子清不加语速,不抬声调,但是每句话都分量沉重有如拳头,其中重点就是“出事”。出什么事呢?不必多说,点到为止,表明很严重。孙庆明在电话那头一个劲口吃,“这这这”说不成话。他“这这这”的意思不外是“这是李市长定的”,不是他自作主张。但是他不敢说,因为李龙章就在他身边站着,可能还板着个脸,让孙庆明只能支支吾吾。张子清可不管这个,就是揪着他不放,特此训示。请李市长稍候片刻,一会儿尽管追问孙庆明无妨,这些话就是要孙庆明照搬给李龙章,包括口气在内。
  “眼下满地都是稻草人,不出事则罢,一出肯定就是大事。”张子清借题发挥,“出大事怎么办?往老天爷那里一推?全球气候变暖,二氧化碳排放太多,两句话够了?有这么愉快吗?想得太天真。指挥调度有误,首先拿你是问。你瞎参谋,胡来。”
  “张副市长,我,我说。”
  “算了。我在高速公路上,去北岭。”
  张子清把手机关了。
  张子清挺窝火,刚才在会议室就差点发作,坐在会议桌对面的唐亚泰不住对他使眼色,才让他忍了下来。此刻孙庆明算倒霉,赶上来找训,帮助张副市长出了压在肚子里边的这口怒气。孙庆明当然不是没事找事,自愿冒头挨批,一定是李龙章不放心,让他打电话追赶张子清的。所以张子清给孙主任洗脸,捎带着也把孙主任后边李市长的脸给洗了。这脸没洗太重,话没太往深里说,聊表生气,发泄一点不满而已。张子清个子大,分量足,有派头,一向不怒而威,话说到这个程度已经让人吃不消。火发大了确实也不行,不能让人家孙庆明太冤枉,该批的是李龙章。问题是张副市长可以批李市长吗?批了又能怎么样?
  张子清原本计划今天一早动身,到北岭去。不料清晨孙庆明打来电话,称李市长定于上午八点半开碰头会,请在家各位副市长与会。张子清一听挺诧异,通常情况下市长碰头会应当有个提前商量,至少昨晚就该通知,这么临时急召很少见。他询问是哪个人脚后跟给点着了,需要紧急救火?孙庆明含含糊糊,只说是李市长交代,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张子清再问只是碰个头,或者得准备把屁股粘在椅子上?孙庆明称李市长只说碰头,应当不用太长时间。
  张子清表示怀疑:“我拿拐棒走着瞧。”

  ……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