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风吹过来》姜耕玉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7年第2期

姜耕玉 祖籍苏州,生于江南东坝镇,长于苏北盐城。种过田,当过兵,做过职员,后为东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代表作《艺术辩证法——中国智慧形式》曾获第四届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二等奖,并被评为中国图书第二批对外推广交流重点书目。已出版小说散文集《遥看草色》,诗集《我那一片月影》《雪亮的风》等。作品《渔舟唱晚》入选北师大版全国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课本。电影剧本《河源》获首届钟山杯电影剧本征集奖。

 

我们从来只见事物的一面,
另一面是沉静在可怕的神秘的黑夜里。
人类受到的是果而不知道什么是因,
所见的一切是短促、徒劳与疾逝。
                                                                                     ——[法国]雨果

Ⅰ 梦见冰山

1

  校园内围观“笔刀联”抓走靳生的人群刚散去,他们手里拿着搪瓷饭钵往食堂里走。
  我独自走着。
  那时,我留着小分头,是有一头茂密黑发的瘦小伙,两腿健实,走起路来蹬蹬生风。身上那件蓝卡叽中山装,已穿得褪了色。我刚从革命圣地延安“大串连”回来,胸前有了一枚红像章,是一毛硬币大小的毛主席人头像。傻六都盯着我胸前看,嘻嘻的,不像以前见我臂膀上没有红卫兵袖章,觑起眼疑虑地看我。
  人们私下议论着抄家抄出靳生画老婆光屁股的画,对老师做出这种事,惊讶不已,也有的说,“女明星”的身体好看呗。有人不解裸体画怎么会被发现的?几个男生只是胡乱猜测,我与他们并排走着,有个男生朝我看,我不露神色,快步走过他们。我快步走过他们,不仅因为抄出这张画与我有关,还因为我不想听到对被画女人的议论。我不时脚下打起飘来。
  靳生的爱人叫杨小陶,是教过我们班的美术老师。去年元旦杨小陶与靳生结婚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是弗洛伊德所描述的“白日梦”,很离奇,没有逻辑。像是扒着后窗窥视新房,新娘朝我笑着,我也对她笑,她仿佛向我走来。恍惚中她是个光着身子的陌生女人,露着S线条型的摩登身材,挺着的乳房很凸出。像是个洋妞,我有些害怕,但又不信,新房里怎么会有洋妞呢?我看到窗子一边就是门,以为她会开门让我进去,她却停在那儿。我火急火燎地想去抱她,刚一推门,果真是个西方女人张开双臂来抱我,吓得我慌忙退缩,像是被绊倒了,便从梦中惊醒,裤裆内一滩湿。醒来一想,原来是见到过的屋内的维纳斯雕像,走进了我的梦里。她脸上微笑是凝固的,身体线条也是僵硬的,怎么在梦里就活动起来?令我好奇的还有,梦里出现屋后有门。

  ……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