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下弦月》吕新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7年第1期

吕新 生于1963年,1986年开始发表小说。现为山西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及中短篇小说等多部,代表作有:长篇小说《抚摸》《光线》《梅雨》《草青》《成为往事》《阮郎归》《掩面》等,中篇小说《发现》《南方遗事》《消逝的农具》《葵花》《夜晚的顺序》《中国屏风》《绸缎似的村庄》等,短篇小说《瓦楞上的青草》《农眼》《河东》《圆寂的天》《一个秋天的晚上》等。

第一章 冬日黄昏

  下午四点多,不过说不定也有可能已经五点多了,风小了一些,不再迷眼,北门外那一带忽然出现了几个小黑点。
  风很大的时候,什么也看不见,风里的土竖起来,变成一块又一块的黄布,风刮到哪里,那些层叠错乱的黄布就在哪里就地展开,尽管每一幅都不厚,却也足以把好多东西都遮挡在布的那一面。只有等风走远以后才发现,灰蓝色的远方还在,近处的房子和树木也在。
  那几个小黑点就是在风小了的时候出现的,在北门外灰蒙蒙的街上,很显眼地露了出来,猛一看,一动不动,就像是被人用锤子钉在了那里。仔细再看,才看出它们其实始终是在活动着的,一拱一拱的,一直都在朝前走着。
  老舅拄着拐杖,另一只缩在大衣袖子里的手扶着院子边上的栅栏,居高临下地看着远处的灰蒙蒙的街道和几乎看不见一个行人的城外的公路,原野,嘴一直合不上,两道眉毛也全都不在它们应该在的位置上。栅栏不能倚靠,不结实,只是一个表面化的东西,若硬要倚靠,会连人带栅栏一起掉下去。
  “嗯,我看见了,好像是你妈她们回来了。”
  小山正蹲在门前鼓捣一个废旧的手电筒,唯一的目的是能让它亮起来,只要能亮了,那这个东西从此以后就属于他本人了。可是已经好几天了,无论怎么修理,它还是不亮,倒是他的手上先后留下了好几处伤痕。听见老舅这样说,他直起腰,朝栅栏这边跑过来,手里的那个旧电筒叮当乱响。他还没有眼前这道栅栏高呢,往上蹦了几下,跳起来也还是没有看见什么。这以后,他就在老舅的身边挤来挤去,老舅用一只手按住他的头,对他说:
  “别瞎挤,掉下去咱们就都没命了。”
  ……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