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百年密意》杨志鹏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6年第5期

杨志鹏  陕西汉中洋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从军十二年,历经青藏高原大漠戈壁雪山洗礼,与佛学结缘。1981 年开始文学创作。1986 年转业成为媒体人。著有长篇小说《百年惶惑》、长篇散文《行愿无尽》等。1998 年皈依佛门,在家居士,实修多年。

 

            快!
            请您展开无尽的慈悲之网,
            温柔地拥抱这一切受苦的众生。
            他们无止尽地追逐快乐,
            却只带来不幸与伤悲。
                               ——宗萨蒋扬钦哲

引子

  王洞明压根儿就没想到,这块出了人命的地,后来会跟他扯上关系,所以他张口就骂了一句:“又是哪个开发商和狗官勾结弄出的事儿!”
  他今天本来是不出去的,临时接到一个熟人的电话,说海边的一个别墅项目开盘,价格不高,可以炒一把。他拿近五十万起家,靠炒房,七年时间赚了三千多万,朋友们认为他是炒房高手,不会看走眼,所以都愿意拉着他,只要他看好了的,总有人跟着买,每次出手总能赚着。可这次他看了海边的别墅,很不以为然,认为离海太近,潮气太大,他说:“这个位置对本地有钱人没有吸引力,糊弄外地人没问题,可外地客户暂时还没形成气候。投进去资金压得太久,风险太大。”他这么一说,和他一起来的朋友统统作罢。他们本来说好,上午没别的事,找一家大排档去喝酒,以便打发闷热的时间。可返回路过妃子山时,老远就看见路边围了许多人。到了近前,他把车停下来,摇下车窗问路边的人:“出啥事了?”
  一个年轻人看他一眼,有些幸灾乐祸地说:“清地,死人了!”
  事情是明摆着的,这年头,只要牵扯到拆迁,可以说,没有哪家房地产商,没有类似恶行的。他随即就骂了一句。
  路边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黑压压的一片。于是他把车停到路边,下车挤进了看客的行列。中午的太阳十分毒辣,光线像万箭乱飞从天而降,他感到头皮似乎瞬间被烤焦。好在路边的树木高大,巨大的树枝像伞盖一样伸向四周,形成一片片不小的荫凉,加之阵阵海风吹来,清凉穿过空间,立即减弱了太阳的烘烤。一部分先来的人,占据了有利地形,躲在树荫下,避开尖利的阳光,等待着可能出现的高潮。王洞明瞅了一个空隙,挤进了树荫下,伸头向远处张望。
  东山市靠海,应该叫东海市才名副其实,偏偏却叫东山。王洞明有一回来了兴致,向当地一个朋友打问地名的缘由,那位朋友三天后答复他说,据过去的县志记载,大约因为东山这地方,本来是海边一片平地,突然南北横起一座山脉,由此形成了一个近百平方公里的丘陵地带,就地形地貌特点而言,顶峰海拔一千三百多米,靠东的山脉不但突兀显眼,而且彻底改变了东西地域的气候,靠海的平原地带,真正的海洋性气候,可山地既不潮湿,也无海风,竟然有些中国北方的气候特点了。加之人们觉得海太大,山一目了然,干脆就叫东山了。所以,这地方因山得名,历史上叫东山县,后来改为东山市,再后来升格为地级市,名字依然叫东山。

  ……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