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陌上花》唐兴顺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6年第3期

   河南省林州市(原林县)人。2003 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现为河南省作协理事、安阳市作协副主席、林州市作协主席。 早期写杂文, 多篇作品发表于 《人民日报》《红旗》《光明日报》等报刊。后转向写散文,作品多发表于《十月》《美文》《散文》等杂志,并被《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转载。作品多次入选中国散文年度排行榜,曾获首届“冰心散文奖”。已出版散文集《大道在水》(中国工人出版社 2003 年出版,贾平凹作序),《云中牧》(中国青年出版社 2010 年出版,李敬泽作序)。

 

第一章

  田红在家排行老二,除了姐姐,下边还有两个妹妹。父母下决心想要男孩,一直不能如愿。直到父亲近五十岁,而且患了哮喘病,才自然地停止了生育。但是,父亲的隐忧和心结并没有因为停止生育而涣散。相反,由于此生无男儿已成定局,使父亲担心更重,脾气更加暴躁,动不动就发无名火,经常唉声叹气,挂在嘴边的话是:“小妞噢,不顶用的,支不起门户!”女儿们稍有不乖,他都会跺脚摇头,挥手怒斥:“一边去,一边去!”可是,这个父亲又是个心肠极软的人,看到女儿们受了刺激,他马上又放下脸来,连声责怪自己,把跑开的女儿一个一个搂在怀里,抚摸亲热,说很动感情的话。
  不能让父亲的担心成为现实,女儿应自强,女人可以比男人强,这样一种信念在二女儿田红的心里,像墙根的国槐树一样,由萌芽到生长,逐步占据了她的整个身心。
  姐姐田林比较柔弱,细挑的个儿,长长的颈项,皮肤也嫩,常常是低眉顺眼的模样。她十九岁的时候,被本村一位在西北凉州参加了工作的大学生看上了,非要娶她。可她感到有些不靠谱,根本就不跟人家接触。母亲也很担心,人家条件这样好,咱一个农村人说啥也不会配上,怕只怕年轻人只恋一时的漂亮好看,感情经不住岁月的风雨。父亲开始也抵制,后来这个年轻人登门到家,双膝跪地,一箩筐一箩筐地说好话,表决心。父亲看着年轻人在正头顶分着中缝的洋气的发型,看着他眼镜后边坚定而又乞求的目光,心想,这样倒很有面子。挑头的大女儿嫁给这样的人,风光就全有了。当然也有一些隐约的担心。
  二女儿田红当时还小,靠在门框上看着这个想当自己姐夫的人,稀罕、羡慕,内心里觉得这肯定好,又感到这个人近在眼前,却好像离得很远,还不属于这家庭的范围,可分明又被某种新鲜的情景所吸引,小小的心儿七上八下,又轮不上发表意见。
就在这家人高兴、担心,摇摆不定的时候,这个名叫胡高峰的大学生,从县里找了一位在林业局当副局长的亲戚,坐着吉普车来找田红的父亲,村上人都跑过来围着小汽车看稀罕。男男女女,七嘴八舌,都说这家要一步登天了,没男孩比有男孩还要强呢。吉普车在这时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再配上副局长、大学生求婚等元素交融生辉所产生的效果,使田家一时笼罩在吉庆与荣耀的气氛之中。田玉海心儿激动地跳荡,气喘地咳嗽着,满脸涨得通红,两眼放着亮光。他喊大女儿田林来见客人时,声音变得很细很柔,女儿从院中引道上走来,他隔着门上的竹帘,心中涌起无限爱怜、珍惜的情感,在一刹那间,他甚至起了疑惑:这么漂亮的人儿,是自己亲生的女儿吗?大学生显然是最激动的人,田林进屋刚站定,他就大胆地伸过手去,拽她,让她与自己并排挨着坐在低矮的板凳上。坐在椅子上的副局长哈哈哈地笑着,连声说漂亮漂亮,还特别加重语气说:“这个人,足配一个大学生的。”田红在里屋靠炕沿站着,从布门帘边的缝隙上看着外屋厅堂内的场面。外屋来回走动的人,带着一股股轻风,不时使门帘抖动。再转过身去从窗玻璃上望屋外,院子里、树荫下也已经站满了人。有邻居,有小队干部,也有大队干部,人们嘴张合着,手比划着。东屋屋脊上有七八只喜鹊欢快地跳来跳去,互相追逐,吱吱喳喳叫唤不停。大学生和副局长上车走时,来看热闹的人比先前又增加了好多倍。小汽车扬起一溜尘土驶向村外,越过小桥,钻进那一片树林里。田红的父亲再抬头看村上人时,发现很多人的眼光和原先有了异样。大队副支书走过来说:“田老叔,这下行了,女儿要顶门势了。”边说边拉他的胳膊,似乎要学城里人给他握手,可田红的父亲没有意识到,他只是抬起手拍了拍副支书的肩膀。和姐姐同茬的姑娘早已把她围住,拉着她往胡同里走,不知要去干什么。大家发现,这么大的事,姐姐好像还没有别人激动,始终没看到她应有的高兴神情,大家拉她,她也只是轻轻地傻傻地笑着,脖颈、两颊涨得彤红,趔趔趄趄被动地往前走。
  ……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