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人类世》赵德发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6年第3期

   1955 年生,山东省莒南县人。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作家协会小说创作委员会主任。至今已发表、出版各类文学作品七百万字,屡被转载并获奖。代表作有长篇小说《缱绻与决绝》 《君子梦》 《青烟或白雾》 《双手合十》 《乾道坤道》以及长篇纪实文学《白老虎》。曾获“人民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齐鲁文学奖”、“泰山文艺奖”等。本刊曾选载其作品《缱绻与决绝》《双手合十》。

 

1 立虹为记

  正如参孙保持着对非利士人的警惕那样,孙参躲开田思萱,一猛子扎入水下。
  抬头看看,田思萱还在他的前上方,臂划脚蹬,优雅前行。这位已经做了半年董事长秘书的靓女,今天一直使用蛙泳姿势。这姿势,孙参在海晏游泳馆见识过,曾让他浑身酥软。刚才在水面上,那两条羊脂玉一般的腿在他面前蹬动,被蓝色短裤裹紧的圆润屁股在水面上一隐一现,让他目迷神醉心跳过速。他很想追上去,与她并肩前游,甚至想将她裹挟到腋下,让她像章鱼一样纠缠着他,吸附住他。他与她载浮载沉,且亲昵且前行,不管身后几十名部下看没看见。
  你可别学参孙。
  他心中闪出一条警示。这警示,是他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为自己设定的。那时他刚刚摆脱一个白人青年的枪口,想回国干出一番事业,在海晏市扬名立万。《圣经》里讲,大力士参孙有上帝所赐的超人力量,可以徒手击杀雄狮,可以用一块驴腮骨击杀一千个敌人,但他的最大弱点是喜欢女色,最后毁在了敌方女子大利拉手中。教训深刻,前车可鉴。
  田思萱虽然不是来自敌对民族,但她父亲是孙参念高中时的老师,是他讨厌的一个人。他不想将那个动不动就想教训人的老头认作岳父。他也不想学那些精虫上脑的俗气老板,和女秘书不清不白,最后难以摆脱,招致麻烦。
  于是,他一猛子扎入水下,找姐姐去了。
  多年来,他无数次用这种方式表达对姐姐的思念:潜入海中,潜到深处,让自己在窒息时的幻觉中看到姐姐。
  现在,他用两只大手拨着海水,下潜,再下潜。他佩戴的铂金十字架,一次次随着水流轻轻敲击他的胸脯。他大睁着眼睛,看到海水从明亮变得昏暗。尽管窒息感越来越重,他却坚持不让自己浮上去,直到眼前迸出一颗颗金星。
  金星闪烁,金星飞扬。在闪烁而飞扬着的大片金星中,姐姐出现了……先是九岁的小姐姐,一边游一边搓洗着身体上的污垢。那时她和母亲、弟弟经常在海晏城捡垃圾,如果是在夏天,就经常和弟弟来海里洗一洗。姐姐只有一身衣服,洗澡时只好脱光,洗完了再把那身又臭又旧的衣服穿上。再是十二岁的姐姐,乳房刚刚发育,胸前像有两颗跳棋棋子儿。后来,棋子儿渐渐变大,变成两只桃子,姐姐却被垃圾埋在海底,生命永远定格在十八岁……
  昏暗中,星光里,姐姐在他前面来来回回,意在展示她那苗条的身体,两只桃子在她胸前格外显眼。他想靠近姐姐,却无法实现。姐姐总是在他前面,不远不近。最后,他眼前金花纷飞,乱麻似的缠紧他的气管,姐姐却向海面游去了。他追着姐姐,从深处到浅处,从昏暗到明亮。最后,姐姐匿形,不知去向,只留下他在水面上大口大口喘气。
  他想,这是姐姐的灵魂在引导着我,不让我在水下憋死。这种情景,与以前的无数次潜游大同小异。
  ……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