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己卯年雨雪》熊育群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6年第2期

   熊育群 端午节出生于湖南岳阳屈原管理区,同济大学建筑工程系毕业,曾任湖南省建筑设计院工程师、《羊城晚报》高级编辑、文艺部副主任,现任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广东文学院院长、同济大学兼职教授。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获得过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第十三届冰心散文奖等。出版有诗集《三只眼睛》,长篇小说《连尔居》,散文集及长篇纪实作品《春天的十二条河流》《西藏的感动》《罗马的时光游戏》《路上的祖先》《雪域神灵》,文艺对话录《把你点燃》等18部作品。

 

 

  第二天,武田千鹤子穿上军装,把一头长发绾进钢盔里,她不无留恋地望了望那条霞光跳荡的江,和武田修宏一起登上了卡车驾驶室。晨曦漫溢,大地正从幽暗中被唤醒。
  这是一辆做收容的空车,老旧的车身油漆斑驳,被刮碰得凹凸不平。汽车“咔嗒、咔嗒”一发动,他俩的手就紧紧扣在了一起。千鹤子侧过脸盯着武田修宏的脸看,霞光涂抹在她的脸颊上,她的笑意朝晖一样浮动,漾着满足、幸福和羞涩。
  运输车队发动机隆隆轰响着,一辆接一辆开出了大湾杨。收容车最后上路,从村口的一段沙土路走上了荒地。朝阳透过玻璃迎面扑来,他们都注目着刚刚跃出地平线的一轮红日,它显得特别地大。
  新的一天开始了。这是个极平常的一天。
  千鹤子参加慰问团从日本来到中国,遇上了人生最巧合的事情——慰问武田修宏所在的西祇部队。这是她一直祈求的事情,也是她申请参加慰问团的缘由。前天恰逢中秋,半夜里她从营田推山咀码头上岸,与武田修宏团聚了。但是,明天即是他们分离的日子。这一天,对千鹤子注定不是一个平常的日子。
  第一天一大早,千鹤子听到传令兵气咻咻跑过门前,她正在梳洗,粗嗓门的声音让她惊慌。西祇部队凌晨接到了战斗任务。中队长随后告诉她:“慰问取消了。”他给了武田修宏两天假。但是,打仗没有营地,他们得跟着部队往前走。
  从第一天开始,千鹤子就感觉武田修宏突然会从自己身边消失,这种隐隐的担忧破坏了她那满溢的幸福感,就像船下的暗流,随时可能把船掀翻。想到明天就要离开,他又将投入战斗,想到这是真正的生离死别,她就不寒而栗。她深情地望他,望一百年不够,一万年也不够。她渴望把他带回去。这个愿望从一出现就难以压制,她知道这不可能,但她无法克制,这样的想法就像海潮一样涌来,像海啸一样让她发疯。她清楚地听到自己心里在说:“这里不是日本,纵有一千个理由一万个道理,在别人的土地上厮杀总是不好的。”那些在国内看到的电影像水泡泡一样在她心里破灭,那些关于“圣战”的话这么虚假,她再也难以相信了。
  她一路看到的只有对峙与仇恨。而战争的残酷让她每晚都睡不安稳。特别是睡在别人家的床上,却不知主人是死是活,他们本来生活得安逸、平静,因为战争突然失去了家。无家可归的人该是多么悲惨……在支那的日日夜夜,她的心灵极度不安。
  太阳上升得很快,像个放飞的气球,颜色由红变白,强烈的光芒越来越刺人眼睛。晨风吹拂,恍若阳光抚人肌肤。卡车司机眯眼开车,他比他们年纪稍大,他的脸上总带着笑意,笑眯眯的眼睛不知是阳光的缘故还是他笑的表情。有时他故意把脖子伸到方向盘上,意思是告诉他们他什么也看不到。可在车上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武田修宏双手抱住千鹤子,用鼻子拼命闻着她,就像要把她的气味永远记住。他的心在剧烈地跳动,千鹤子感受到了他急促的心跳。她不知道,从她那双黑色的大眼睛里流露出的哀伤有多深。武田修宏像一个犯了疟疾的病人,全身一阵阵发冷发紧,他算着时间,用不了多久,千鹤子就会从他身边消失。一种哀伤又悲凉的情绪吞噬了他。
  车队先向南走,然后又转向东南,红色土壤的丘陵上根本没有路。路都被当地百姓毁掉了……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