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还魂记》陈应松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5年第6期

   陈应松  1956年生于湖北,原籍江西。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出版有长篇小说《猎人峰》《到天边收割》《魂不守舍》《失语的村庄》《别让我感动》,小说集《巨兽》《呆头呆脑的春天》《暗杀者的后代》《太平狗》《松鸦为什么鸣叫》《狂犬事件》《马嘶岭血案》《豹子最后的舞蹈》《大街上的水手》《星空下的火车》,随笔集《世纪末偷想》《在拇指上耕田》《小镇逝水录》,诗集《梦游的歌手》等三十多部著作,另有《陈应松文集》六卷。中篇小说《松鸦为什么鸣叫》获得第三届“鲁迅文学奖”。

上部:火舌

我飞起来了

  我在窒息。鬼火般的灯。巨大的空窟。我躺在灰尘扑扑的疵纱中间。我的两个鼻孔已经完全堵塞。肺部被灰尘填满。
疵纱。也叫半脚纬。如山的半脚纬。细细的绒毛瓤。它们无处不在,仿佛生来就是要让人剪掉扔弃的。我要呛死。我已经死去。肚皮在起伏。似乎里面有一只快死的青蛙在挣扎。那是最后一口气。
  我的幻觉是躺在一堆霉豆渣中间。到处是疯狂生长的白色纤细的霉菌。它们好像村庄里睡了一夜的草,在霜里。
  我的心已掏空,被人拿走。我飞起来。我向森林走。我沉下去,在烂熟的腐殖质和兰草、蘑菇里拱出来,像一株深山老林阴沉沉的植物。蚂蚁在爬动。我的口中衔着阳光的苗。我在林中的间隙穿梭,像一只蝙蝠。
  我在夜里。我的灵。

  如果那些人一根火柴点燃这堆疵纱,我就将化为灰烬。
  好在,这是监狱里的车间,不会让带火。

  一个人将我狠狠地摁住。
  两个人将我狠狠地摁住。
  三个人将我狠狠地摁住。
  他们仿佛都有四只手。还有兽脚,有尖锐似铁的爪尖。像鹰,抓住猎物,一动不动。他们三个人。有一个站在那里,只用了脚。那个人的脑袋晃荡着,颈子像被电线割断了似的……

引用地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