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门朝天开》曾宪国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5年第3期

曾宪国

   曾宪国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43年生于重庆市,少年投身社会,当过搬运工、电工、煤矿工、炼钢工、外线电工。1980年调入《重庆日报》工作,曾任副刊部编辑、主任,高级编辑。出版有长篇小说《雾都》《门朝天开》,中篇小说集《嘉陵江边一条街》,小说集《人市》等。其作品获得过“全国城市报纸连载作品奖”特等奖、“建国40周年重庆文学奖”、首届“重庆小说奖”、“重庆文学奖”等。长篇小说《门朝天开》获第三届“红岩文学奖”长篇小说奖。

上 篇

第一章 山坡上的城市

半个老乡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小客轮缓缓驶进长江与嘉陵江的汇合处——朝天门,慢慢靠了趸船,喇叭箱子放出话来,“重庆到了,船停嘉陵江千厮门码头”。
枯坐了大半天沉闷的乘客立刻兴奋起来,船舱里一片忙乱,有取行李的,有提醒不要掉东西的,性急的干脆提起东西站在了过道上。
我一下子莫名地慌乱了,心里咚咚跳,望着忙乱的人却坐在位子上不动,不知该怎么办。
  重庆,这座建在高坡上的城市,自我懂事最早听说“北京”后就是它了。现在一见面就给我一个下马威,它气势汹汹地从舱外向我挤压下来,要我对它服服帖帖。我从没有出过远门,最远就到过县城,那还是和李黑娃一起,跟他父亲去县城讨要修公路的工钱。县城对我来说,大得已叫我惊讶,更没有想到它比县城还大得多。眼前是高入天际的楼房,许多石梯坎从江里伸出来,梯子一样架在这些楼房之间。的确,这座城市的高大和气派,顿时叫我恐慌。
  我最后一个走出船舱。有个穿救生衣的水手,眼里透出诧异,一直盯着我,就像我要逃票似的。走在前面的人,踩得金属跳板咣当咣当响,跳板一闪一闪的,闪得我脚步发软,迈不大开。
  走到跳板中央我停了下来,回头看小客轮,小客轮在江水里轻轻摇晃,似乎在向我道别,害得我鼻子突然一酸,眼睛圈发烫了。这一别,又不知哪天坐它回龚滩,再坐县上班车回镇上,再走几个小时山路……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