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度戒》王青伟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5年第3期

王青伟

   王青伟 湖南祁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文学创作,18岁加入湖南作家协会,之后以“苦马”为笔名在《十月》《北京文学》《当代》《花城》等文学刊物发表十余部中篇小说。代表作有长篇小说《村庄秘史》,中篇小说《现场会》《基层》《大围困》《一事无成》等。另著有影视剧本《故园秋色》《湘江北去》《毛泽东与齐白石》《风华正茂》等多部,获得过“华表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金鹰节“最佳电视剧”等奖项。

上 卷

  五百年的风云,即使有泪水,也早已随风而去,随云蒸发。我想,我那张脸上,已经开始浮现五百年的沧桑,我的脸上写了一个奇大无比的瑶字,那瑶字如老巫师脸上的星星花开,如猎狗们奔向雪花的身姿,更像阿爸那杆神奇的老铳……

  主度师是一个年龄与盘庚差不多的老者,身着黄色长衫,一脸肃穆地望着另一个度师将那挂了三个杯子的青皮竹竿朝他递过来。盘庚抖了抖有些稀疏的眉毛。主度师将三盏品字形的灯一一点燃,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盘庚知道,此刻自己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成年。
  这原本是盘庚十六岁时就该举行的一场仪式,可他现在已经七十好几了。他在略带惶恐中进入这场仪式时,心里弥漫着一阵又一阵难以言说的疼痛。他甚至有些恍惚,难道他到现在才开始成人吗?没错,在他们瑶族人看来,只要没有举行过这种度戒仪式的,就被视为没有成人。哪怕到了七十几岁,哪怕满头白发,老眼昏花,儿女成群,可依然不算成人。就是死了,也会因为没有取得戒名,既不能通神,也不能列入瑶人的族籍。
  他突然觉得非常奇怪,如果从今天开始自己才算成年的话,那么中间那几十年的光阴又到哪里去了?那些光阴……谁知道呢?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突然飘过来一丝细雨。他望了望那竹竿上的三盏油灯,只见那油灯跳动着火苗,忽闪着左右摇摆,却并不熄灭。雨滴进灯里的油中,发出细细的好听的响声。
  盘庚先是希望用七天的时间来完成这个仪式。因为度戒仪式长的往往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最短的也需要三到七天。但所有的度戒师都担心他的身体经受不住七天睡阴床的折腾。后来他主张用三天。主度师见他身子十分虚弱,沉默了好半天才说,其实人的一生往往也就等于一天,一天中演绎了四季,同样一天也暗示了一个人的整个一生。早晨算是童年,上午算是青年……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