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黑白·白之篇》储福金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4年第5期

储福金

储福金

  储福金 江苏宜兴人,1952年生于上海,毕业于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与南京大学中文系。现任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著有长篇小说《黑白》《心之门》等十二部,中篇小说《裸野》《人之度》等五十多篇,短篇小说《缝补》等百余篇,散文集《禅院小憩》等两部。曾获庄重文文学奖、江苏省政府文学艺术奖、紫金山文学奖等。

黑白·白之篇

第一部

  陶羊子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听到了落子的声音,他就停在那声音里,声音传得很远很深。
  陶羊子独自面对一盘棋,一张棋谱。谱上刻印着手数,淘来的旧棋谱墨印模糊了,有的手数湮没成一团。
  人生已近花甲,陶羊子已无感叹。花开花落,都一切自然。看窗外树叶,朝亮处绿绿的,背光的地方显着黑黄。两层的光色,只是感觉罢了。凡是存在皆有两层,只有在思维中融成一体,世界才是清明自然的。
  声音却一直在他的内心中往下落,一直落不到底,他的心底有一片空间,有时那里廓然无物,有时那里飘浮着轻云。
  感受中的声音在深远处仿佛有着一丝颤动……
  门敲响着,陶羊子好大一会才知觉到敲门声,他下楼去开了门,门外穿着绿色工作服的邮递员正转身准备离开。
  “你在家里……?”送信人用狐疑的眼光看着陶羊子。
  陶羊子笑笑,接过了信,回头上楼。他拆看了信,是妻子阿姗从京城寄来的。她过一段时间便会寄一封信来,信总是很短,报一下平安,写两句孙子孙女长多大多高了。
  陶羊子把信放在桌上,信中的内容他都看在眼里,但他的感觉似乎还在声音上。
  桌上搁着一张木棋盘,上面摆着一盘没摆完的棋谱。棋子从日本传来,是他年轻时的棋友袁青送的。棋子由贝壳制成,白棋面上还能看到隐隐的贝壳纹,形状与中国常见的半圆玻璃棋子不同,底不是平的,显椭圆……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