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颤抖》李凤群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4年第2期

李凤群

李凤群

李凤群,女,1974年生,安徽无为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四届高研班学员。著有长篇小说《没有春天的网恋》《非城市爱情》《活着的理由》《背道而驰》《大江边》,中篇小说集《边缘女人》等。曾获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安徽省鲁彦周文学奖、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等。

1

有的秘密,就像过期的日历,顺手一放便可,即使在风里飘扬,也没人愿意屈尊听闻;有的秘密,要年年加土,防止岁月的灰尘扬起,使它露出一点点端倪。
关于我的秘密,会令一些人失望。

和一凡初次相识于七年前,那时我们各自都已结婚。
那年夏天,他休了一个月长假,带着夫人和孩子去了尼泊尔。回来后,发过来一张他在尼泊尔草原的照片。这是我见过的他唯一一张照片。山脉蜿蜒,河流清澈。河岸边的男人年约四十,面色严峻,皮肤略黑,看上去斯文、健康。
这么说吧,七年来保存在我心里的就是这么平常的形象。无须设想,更无幻想;容不得指手画脚,没有挑剔的理由;没有惊奇,也没有失望。没有迹象表明,他将会多么重要,然而,他的确非常重要,对我此后的人生而言。

三年后,我有一个见到他的机会。但是我放弃了。我想是因为害怕。坐在他办公室楼下的出租车里,我突然失去了勇气,明白自己没有准备好。
又过了四年,事情变得容易些了,我去拜望他,很想和他面对面坐下来聊一聊。不过,有些东西早已消失。不见踪影。
这种结局注定的。现在,我可以写一本书,关于从未曾会面的人们。

那当时的我自己呢?有一张照片是那年回老家时在堤岸上拍的。照片上的女人站在一溜红砖青瓦的农舍前,那种典型的南方农村住宅。逢年过节,堂屋的双开大门上会贴上大红的对联。就在这喜庆的大门边,站着个穿格子呢大衣的女人,这件大衣价格不菲。我每年给自己买一件上好的大衣,为的就是过年的时候让别人看出我富有,日子过得富丽堂皇。我们很自觉……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