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连尔居》熊育群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4年第1期

熊育群

熊育群

熊育群,湖南岳阳市屈原管理区人,同济大学建筑工程系毕业,曾任湖南省建筑设计院工程师、湖南省新闻图片社副社长、羊城晚报高级编辑、文艺部副主任,现任广东文学院院长、广东省作协散文创作委员会主任、中国作协散文委员会委员、同济大学兼职教授,一级作家。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中国作家》郭沫若散文奖等。出版有诗集《三只眼睛》,散文集及长篇纪实作品《春天的十二条河流》《西藏的感动》《罗马的时光游戏》《路上的祖先》 《雪域神灵》,摄影散文集《探险西藏》,文艺对话录《把你点燃》等16部作品。

我们的记忆会被篡改。在连尔居的土地上,因为忘魂草的出现,这成了一条咒语。大地上的草生长得这么旺盛,密密麻麻的草丛里,忘魂草无从辨认,你踩到了它,记忆便从此改变了。很长时间里你都不晓得这样的变化。
43年了,想起一次死亡事件,我惊觉记忆原来那么不可靠——六个细伢子挖地洞,他们躲藏进地洞时被坍塌的泥土活埋了。这件事竟然最先出现在我的梦中。那一年我七岁,还分不清现实与梦的区别。大人们传说这件不幸事件时,他们脸上愕然与唏嘘的表情我记得十分清楚,但我怎么也想不起自己那时的反应——我的反应在梦里已经出现过了。记忆从这个细微的地方遭到篡改。
忘魂草有紫背天葵一样厚重的暗紫,与汨罗江两岸淤积的土地一样深沉,有鱼腥草一样浓烈的腥味,这气味在没弄破它的枝叶之前是没有的。它像荠菜那么低矮,像半边莲那么小,一旦踩上它,你的记忆将错乱,旧梦、想象、传说、心思等等将和现实混同起来,让人无从分辨。忘魂草闻不得农药,它在闻到农药时发出一声叹息,立即化作尘土,眼尖的只能看到它的影子一晃而逝。
那是一段伤痛的日子。我们看过无数遍的《地道战》还不停歇地在各个村庄循环放映着。六个细伢子被埋的那个晚上,我们也钻进了自己挖好的地洞。带我们挖地洞的是廖荻秋,他是我们的司令。打仗的年代离我们还不太遥远,我们都愿意在军队里当个官,那很威风。荻秋懂得我们的心事,他给我们每个人都封了官,从军长开始,按照陆战棋的大小顺序一路任命下来,军长是耀华,师长是大放,旅长是童霖,接下来青华、云祺、建元和我,都得靠摔跤来排位子。我一个也打不过,总是下不了手,结果云祺封为团长,建元当了营长,青华做了连长,我只能算个排长,排在最后。我们都姓祝,连尔居有祝与孙两大姓氏,那时孙姓人还没有跟我们玩,他们住在另一栋长排房屋里……

引用地址: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