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我之深处》柳营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3年第5期

我之深处

我之深处

柳营 女,浙江龙游人。2001年开始小说创作,著有长篇小说《阿布》《淡如肉色》《沉水香》,中短篇小说集《窗口的男人》《阁楼》《蘑菇好滋味》等。《阁楼》曾入选2003年度中篇小说排行榜。

我之深处

云雷,2004年

1

  十多年前,中专毕业的我被分配回老家的母校教初中历史,几个月后,我从学校辞职,离开了故乡。

  在旅途中,我以各种方式谋生,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

  在阳光充足的南方,流浪在外的气功师,教会了我气功、冥想、吐纳。在干燥荒凉的北方小镇,我租住在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家里,和她学会了太极拳。旅途中,我被一个按摩师迷住了。我留在他身边差不多一年,追随他,一起流浪。按摩术,这神奇的技艺,不用语言的交流,也不像性和情色那样去深入,通过神秘的咒语和令人舒适的按摩,可以让身体变得更柔软或者更强壮,可以让幸福的人更幸福,使疲劳的人、罪孽深重的人、夜夜噩梦的人沉沉入睡,一觉醒来,世界如婴儿般重现,万物生辉。

  我混在各等小贩、小偷、逃亡者、艺术家、诗人、落魄的赌徒、歌手、调酒师、盗墓人、古董贩子中间,我和他们一起行走,然后分离。我们是一个可聚可散的混合体,看似无形其实彼此早已互相潜入。

  在不断变换方向的旅途后期,我认识了极为低调的民间国际倒爷W,我们在一起长达两年多,在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之后,我回到自己的省城杭州,慢慢安顿下来,用最初的积累,在改革开放带来的各种良好机遇中,生存,发展,投资,有了现在的数千万资产,这数字仍在源源不断地翻滚,越滚越大,无穷无尽。

  对待金钱,我一直是小心翼翼的。

  物质是个中性词,是好是坏,各人把握。所有高档的、金碧辉煌的场所对我而言,总是深藏了冰冷的气息。我紧紧抓在手中的一切物质,其实是为了抓紧一份并不可靠的安全感。

  然而,在日复一日中,我开始越来越厌倦这孤……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