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大河拐大弯》胡海洋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3年第3期

大河拐大弯

大河拐大弯

胡海洋 男,满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东莞市作协副主席, 《东莞文艺》 常务副主编。著有 《祖》 《鬼屋》 《潇洒求职记》 《净化灵魂的乐园》 《虎门春秋》 等,电视剧作品 《谢谢你的爱》 曾获广电部铜奖。长篇小说 《祖》 入围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大河拐大弯

一 选奶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眼前吊儿郎当地悬挂着一串串形形色色的奶。后来他才知道,这些女人独有的东西,其实就是温柔的乳房。在那个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的一汪碧潭中,他还惊奇地发现,母亲胸前那对扑喇喇展翅欲飞的大白鸽,比这些女人的东西要洁白得多、美丽得多,也要芬芳得多。

  他是个敏感的孩子。他的眼睛似乎能穿墙过壁,也似乎能穿透古今。

  卓仁堂家那座古老的骑楼式的高大店堂,这时已早早打了烊,上了门板。从店堂朝里望去,内堂里惊飙掠地,那只目光如电吼声如雷的斑斓巨虎仿佛就要从墙上扑了下来。

  书房内,那幅比他还高还霸道的擘窠中堂挂屏——祖,就像多年后他看到的米开朗基罗的 《大卫》 一样,身体裸裎,生殖器就像一朵盛开的倒挂金钟花儿一样垂吊在两腿之间,显得既雄强又美丽。

  店中两旁放置的两个收受财物的大木柜也撤回了内仓。多年后他才知道,这两个举世无双的斑斑驳驳的朱漆大木柜,其实是卓家的衣食父母。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卓仁堂给人家治病,从来不会当面伸手收受财物,而是全凭求医求药者的本心。虔州江野,但凡来看病的都是些行船弄篙的、捉蛇钓拐的、捕鱼捞虾的贩夫走卒,有的抬了来,有的拄了拐来,甚至有的搬着矮凳亦步亦趋而来,只要耐得住性子,日后这些拐呀杖的、床呀凳的,自然都会扔在一旁。所以,每天下来,都大有所获。有包花边铜钱的,也有将山鸡野鱼兽肉挂在木柜耳上的,最不济的也是抱一个老南瓜贴一张红纸为大的。尽管也有包石头包瓦片的,可是每天打烊的时候,花边铜钱都是一斗一斗量进仓的。也时不时有小包车和轿子来被人家请进府的,封金封银出手阔绰,那当然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含着一根指头,叉着开裆裤,小鸡鸡像泥鳅一样钻了出来。

  柜台左侧,满是盛着龟蛇参茸虎蝎海马蜈蚣之……

引用地址: